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内容

限期破案

时间:2011-11-2 10:11:21 点击:

  核心提示:限期破案(六集电视连续剧)编剧:高正文第 一 集1、街道。人群。小桥。流水。凤凰山万木葱茏。虞姬墓杂草丛生。环城河边花红柳绿一派春的气息。镜头随着一辆行驶的警车,把皖北名镇灵璧的风光展现在人们面前。画...

限期破案

限期破案(六集电视连续剧)

编剧:高正文

第 一 集

1、街道。人群。小桥。流水。凤凰山万木葱茏。虞姬墓杂草丛生。环城河边花红柳绿一派春的气息。镜头随着一辆行驶的警车,把皖北名镇灵璧的风光展现在人们面前。画外音:这是一块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灵璧。在这块土地上,韩信十面埋伏的铁军,踏着刘邦的“大风歌”,埋葬了西楚霸王的数十万精锐,使得这位不可一世的英雄只好挥泪别姬,上演了一幕千古悲歌。虞美人永远留在了这块土地上,她长眠的地方就叫虞姬。从此,灵璧的石头也变美了,这里盛产的大理石像虞姬一样,名扬天下!不过,虞美人长眠的地方也生长杂草,钟馗的故里也有邪恶。

2、警车驶进县委、县政府院内。灵璧县公安局长王建华下车后快步走向县委办公大楼。

3、护城河。明媚的阳光照在水面上, 微风荡起层层细波。河两岸杨柳青青,妩媚极了。桥上车如穿梭,行人如织。近景:一个老环卫工人正在东环河打捞着河里的漂浮物。叠印字幕:2001年4月26日上午8时35分老环卫工人手持一根长长的竹竿,竹竿的顶端固定有一个圆形的网袋。河水只有一米多深,水面上聚集着许多漂浮物,多是一些白色垃圾。他一边打捞漂浮物,一边哼着小曲。

4、王建华走进县委书记的办公室,“李书记,你找我?” 李书记坐在办公桌前,一脸严肃,他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他坐下。然后走过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书记也在王建华身边坐了下来,他直接了当地问:“前天夜里在县委家属院发生的案件是怎么回事?” 王建华局长愤恨地说:“性质很严重,入室抢劫、轮*,而且是团伙作案。” 李书记惊讶地“哦”了一声,他的目光注视着公安局长。王建华说:“根据受害人举报,和刑警大队初步调查,案件发生在4月24日凌晨1点多钟……”(淡出)

5、深夜。县委机关宿舍。二楼一间屋子的灯还亮着,借着灯光能看见,窗户没有防盗设施。镜头从窗口摇向室内,一年轻的女子已经熟睡,她的枕边还放着一本书。镜头又从床上熟睡的女人缓缓摇向窗口,一个青年男子的人头渐渐浮现出来。这是一张漫长脸,络腮胡子是这张脸最明显的特征。他那贼眉鼠眼环顾一下室内的环境,眼光盯着床上的女人,足足有六、七秒钟。络腮胡子双手用力一撑,半个身子露了出来。他身手非常利索,翻身跳入室内。这个男子中等个头,看上去也就二十六、七岁,他大胆而又镇静,一看便是作案的老手。床上的青年女子似醒非醒,轻轻“啊”了一声。络腮胡子猛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尖刀,站在窗前一动不动,两眼紧紧盯着床上的女人。床上的青年女子似在梦中,她轻轻“啊”了一声以后又翻身向里睡去。络腮胡子松了口气,蹑手蹑脚向客厅走去。

6、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络腮胡子开亮客厅的灯后,便迅速打开客厅通向楼道的大门。一个细高个青年闪身进屋,他身高1米8多,一脸的稚气,看得出他还是个孩子,其实他才18岁。进屋后,他一眼便瞅见了停放在客厅的一辆红色踏板摩托车,他走过去两手一提,把踏板摩托车向楼下搬去。

7、络腮胡子走进另一间卧室,开开灯,里边有双人床、组合柜,但没有人住,他便大胆翻起柜子来。组合柜里有几件高档的毛料衣服,他顺手塞进一个塑料袋里。细高个青年也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把螺丝刀,熟练地别开了三抽桌的抽屉,里边有一个微型照相机,他拿出来转身递给了络腮胡子,络腮胡子接过照相机也放进了塑料袋里。络腮胡子关上灯,他和细高个子一前一后走进了青年女子的卧室。

8、脚步声惊醒了床上的女人,她打了个激灵,猛地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地问道:“你们是干啥的?” 络腮胡子掏出刀子上去逼着女子,“醒了正好,让俺弟俩玩玩。” 那女子吓得瘫倒床上,“别,别这样。东西你们拿走。” 络腮胡子威胁说:“少罗嗦,不听话就要你的命。”他伸手掀开女人身上的被子,那女子下身只穿着一条三角裤头。(淡出)

9、书记办公室。王建华对李书记继续说道:“这两名犯罪分子对受害人实施轮*以后,又抢走了她放在枕头边上的**。根据受害人提供的情况,那个络腮胡子是本地口音,瘦高个子像是河南口音。这起案件和半个月前,银行宿舍发生的那起入室盗窃、抢劫案有可能是同一团伙所为,那起案件的受害人也提到有个络腮胡子是本地口音,而瘦高个子像是河南口音。我们已经决定并案侦查。” 李书记站起身来,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对王建华指示道:“前段时间,我们县直有七、八个局的局长办公室接连被撬被盗,现在又连续在机关宿舍入室抢劫,甚至强*、轮*,影响极其恶劣,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限期破案,打掉这个流氓、盗窃团伙。” 王建华也站了起来,他走到书记的办公桌前,“我们党委已经研究过了,准备立即组建巡警队,同时成立打黑队,向黑恶势力和犯罪团伙发起猛攻。如果不迅速摧毁这个流氓犯罪团伙,打掉灵城的黑恶势力,我引咎辞职。”他的**骤然响起,他拿出**看了看号码,立即打开**翻盖,“喂,是征大吗?你讲。” “是的,我是征德平。”电话中我们可以听到他说的话,“环卫所的工人,早晨在东环河打捞漂浮物的时候” 声音由强渐弱,听着,听着,王建华的眉毛拧成一个疙瘩,透过他的眼神,我们看到的却是另外的画面——

10、在争气楼对面的位置。老环卫工人连续打捞几网以后,突然发现一具尸体漂在水面上。尸体脸面向下,从服饰和发型可以判断是具女尸。老环卫工人丢下打捞杆,转身就跑。他边跑边喊:“死人了,城河死人了!” 随着他的喊叫声,许多行进中的居民涌向东城河河堤,其中有各个年龄段的男男女女。(淡出)

11、王建华对着**喊道:“你先带人出现场,我随后就到。”他盖上**盖,对李书记说:“东城河发现一具女尸,我去现场。” 李书记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是4月26号,你们要以这起凶杀案的侦破为契机,变被动为主动,全面出击,为全县人民打出一个太平世界。”

12、警车呼啸着冲出公安局大院,一辆,两辆,三辆。警灯闪烁,警笛声声划破了街道的宁静。

13、现场。围观的群众多达三、四百人。灵城分局副局长李明早已赶到现场,带领部分民警和协警员在维持秩序,灵城刑警中队指导员陈聪、副中队长王刚、技术员杨光也在那里保护现场。镜头从干警们的身边缓缓摇过。刑警大队的三辆警车鱼惯停在争气楼前。刑警大队长征德平带领技侦人员先后走下警车,开始进行现场勘查。技术员跑步来到河边,忙着对河水里的女尸拍照。两名法医在河边指指点点,研究打捞尸体的方法。征德平、李金龙、李杰等刑侦人员仔细查看现场,寻找血迹和现场博斗的痕迹。

14、局长王建华、政委张梁的车在东桥头边停下。局长王建华、政委张梁分别走下汽车,向征大队走去。征德平站在路边,指着河边一片倒伏的草地,对王建华和张梁说:“这里有大小不同的两个脚印,下面还有两摊血迹。” 张梁指着另一片足迹说:“征大,你注意没有,这一片脚印很零乱,似乎有搏斗的痕迹。” 征德平说:“注意到了,死者可能展开过搏斗。” 王建华问:“除了河边,你们还在哪里发现了血迹?” 征德平指着争气楼说:“那栋楼的北墙边上还有两处血迹,只是被行人破坏了,看上去不太明显。” 王建华、张梁从路边跑向争气楼跑去。征德平、李杰跟着跑了过去。

15、争气楼的屋山头。王建华、张梁蹲下身子,随着征德平的手势,查看现场已经相当模糊的点点血迹。张梁说:“这个现场应该在前,女的受伤后为什么不往人家跑,或者往亮灯的地方跑,而往河边跑呢?” 征德平说:“可能是慌不择路,也可能是被劫持下去的。” 王建华说:“这两种可能都成立,现在不急于下结论。现场勘察一定要细,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16、法医周华夏、钱成昌在河西岸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把尸体往河东岸推。尸体慢慢飘浮到河东岸。法医周华夏、钱成昌从河西岸跑到河东岸,和两名刑侦人员一起将女尸抬上岸来。技术员对着尸体反复拍照。王建华、张梁、征德平都到了河边,法医周华夏指着死者对几位领导说:“她的前胸和后背还在流血,他杀的可能很大。”

17、距离尸体有20多米,突然人群中一个妇女号啕大哭,“闺女呀,娘就说你一句,你怎么就跳河了?”并推开人群,向死尸扑过来。李杰冲上去拦住了她,“你干什么?” 那妇女哭着说:“俺闺女昨天一夜没归家,河里这个女的穿的衣服像俺闺女的。” 李杰拦住那个妇女的同时,请示征大队:“征大,她要认闺女怎么办?” 征德平走上前去问道:“你闺女多大?” 那妇女哭着说:“17岁。” 征德平摆了摆手,“你还没弄清情况就哭,从死者年龄来看,她不像是你闺女。” 那妇女止住哭声,还想往前挤。王建华走了过来,他对李杰说:“你带她到跟前看仔细点,能主动前来认尸,这是好事嘛!” 李杰带那妇女向河边走去,距离死者还有好几米远,那妇女瞟了一眼死者的面容,破涕为笑,转身对征德平说:“不是的,她不是俺闺女。” 李杰把那妇女送出围观的人群。

18、殡仪馆的运尸车已经停在东环路上。王建华指挥道:“两名法医和相关技术人员,把尸体运到殡仪馆去解剖,其他人员在征大带领下,继续勘查现场。” 两名法医将女尸装进裹尸袋,抬进运尸车。两名法医随后登上运尸车。殡仪馆的运尸车在一辆警车的开导下,向殡仪馆开去。

19、围观的群众陆续散去,现场清静了许多。王建华局长和张梁政委、征德平大队长又来到争气楼前,查看地形。灵城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明向王建华局长和张梁政委跑了过去,他说:“昨天晚上110指令出警就在这个地方。” 王建华局长忙问:“昨天晚上咋回事?有人报警?” 李明说:“是的,有人报警,是我亲自带人出的警。”(淡出)

20、叠印字幕:2001年4月25日晚9时15分明丽的画面暗了下来。夜幕降临了。星光如豆,残月如钩。环城东路走过来一中年男子。突然他听到河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呼救声:“救命呵!救命呵!” 那男的楞了一下,走到路边,隐隐约约看见河边上站着一男一女,那男的用匕首正威胁着那个青年女子。由于天黑,他看不清河边男子的面孔。他便对着河沿的男子喊道:“你这是干啥的?怎么欺负人女的?” 河边男子转脸对上边那男子凶狠地说:“去你娘的,别找死,她是俺老婆。” 河边的女子喊道:“俺不认识他,大哥,快救我!” 河边男子对上边那男子又喊道:“不怕死,你就下来,今个老子就是要玩他,你来救!” 路上那男子犹豫了一下快步走开了。

21、隅顶口,灵璧县城最繁华的街口。刚才那个中年男子,拿起IC公用电话拨通了110:“快,东城河边有个女人喊救命!” 110接警的女民警问:“在什么方位?能把情况说具体点吗?” 那个中年男子只说了“争气楼”三个字,见对面有人走来,他便匆忙挂了电话离开了。话外音:“这个不明身份的中年男子,在案发现场没敢见义勇为,等他赶到县城中心的隅顶口,拿起IC公用电话向110报警的时候,已经20分钟过去了。”

22、110接警的女民警迅速接通东城警区电话,“东城河边争气楼附近有个女子求救,请你们立即出警。”

23、灵城公安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李明恰巧在东城警区检查工作,接到110指令后,他立即下达命令:“谢方”,“到!”“王怀强”,“到!”“你俩各带一名协警员分乘两辆摩托,沿环城北路,向环城东路赶进。我带人开车从环城南路,向环城东路赶进。你们从北向南直奔争气楼,我们由南向北搜索,发现目标立即联系。” “是,任静跟我来!”谢方已经发动摩托车。 “是!”王怀强朝协警员张春一挥手,也跑步过去发动了摩托车。两辆车犹如利剑出鞘,飞奔而去。灵城公安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李明亲自驾驶一辆警车,带着协警员尤传爱,向城南驶去。

24、谢方到达护城河东北的桥头。王怀强到达护城河东北的桥头。谢方指挥道:“任静,你负责在桥头守侯和观察,有什么情况立即报告。**路左边,怀强靠路右边,张春利用车灯的亮光注意搜索。” 东环路是坎坷不平的土路,争气楼距离东桥头很近,两辆摩托开得很慢。张春时而向左,时而向右,一路并未发现任何情况。争气楼前静悄悄的,许多人家已经熄灯睡觉了。

灵城分局李明副局长,从南边也已赶了过来,他的车灯很亮,车速较慢,协警员尤传爱借着灯光快步搜索过来。警车停在了争气楼前,李明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有啥情况?” 谢方说:“没发现有啥情况。” 李明指了指河边,“河沿再仔细看看。”说着,他走到路边,谢方等人都跟了过来。王怀强用手电筒向下面河沿照了照,除了树木,就是小麦、蚕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没有一点动静。向水面照了照,浊水、杂草,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没有一点动静。李明返身走到争气楼前,门面都是上了锁的,他走到屋后,房门也是锁着的。他说:“你们分成两组,谢方带一组向左,王怀强带一组向右,各调查三、五户居民,问他们近一小时内,可听到啥动静吗?” 谢方、王怀强迅速向两边分开…… 李明走进汽车,拿起**拨打110“喂,110,我是李明,东环路上没有发现情况,知道是谁报的警吗?我找他了解一下情况。”

25、110值班女民警:“我是110,报警电话使用的LC卡公用电话,电话的位置在隅顶口,报警人没留姓名。”

26、李明说:“我们正在调查左邻右舍,如果没有新的情况,将不再报告,人员也将撤回警区待命。”

27、110值班女民警:“明白,有新的情况再联系,再见。”

28、“再见。”李明又走下警车,点上一支香烟,在争气楼前来回踱步。

29、谢方敲开了争气楼左边一家的大门,尤传爱也跟了进去。开门的年轻男子见是警察,忙把他们让进屋,屋内一青年女子正在看电视。谢方笑了笑:“你们没吵架吧?” 屋内那女子坐在沙发上抢先答道:“没有呀”。谢方又问:“那你们听到有人吵架没有?” 年轻女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也没有。” 年轻男子说:“俺俩今黑没出门,吃过饭就在家看电视《大宅门》,外面就是有人吵架,俺也听不见。” 谢方点了点头,“打扰你们了。”

30、王怀强敲开了另一家房门。这家住着俩个老人。王怀强说:“我是东部警区的警察,请问大爷,半个小时以前,你听到什么动静没有?比如吵架、打架、呼救?” 老头说:“没有,俺没听见。”他又转脸问老太婆,“你可听见有人吵架吗?” 老太婆说:“我耳朵比你还背,你听不到,俺到哪能听到。” 王怀强和张春礼貌地退出。

作者:高正文 来源:高正文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限期破案2
  •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