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内容

限期破案2

时间:2011-11-2 12:03:10 点击:

  核心提示:限期破案...

31、谢方和尤传爱又从一家大门走了出来。李明摆了摆手,几个人全部围了过来。李明向每人发了一支香烟,问:“有啥情况?” 谢方说:“没情况。” 王怀强说:“都在家里看《大宅门》,没人听到呼救声。” 李明说:“电视声音如果开得大一点,看电视的人注意力又集中,有呼救声他们也听不到。就这样吧,咱们回警区待命,夜间还要加强对这一地段的巡逻。” 两辆摩托一前一后,驶离东环路。(淡出)

32、王建华问:“昨天接警是这个地方吗?” 李明指着前边的路面说:“是的,我的车就停在那儿的。争气楼左邻右舍都走访了,就没一个人听见有动静的。” 王建华对征德平说:“你抓紧时间勘查现场,法医鉴定出来后,咱们立即开会研究侦破方案,在这之前,抽调部分刑警迅速走访周围群众。”说到这里,他又要求李明,“灵城分局对这里情况熟悉,你们要全力配合,争取尽快查清尸源。” 王建华驾驶警车离开现场。张梁驾驶警车离开现场。

33、天天餐馆。王钧没精打彩,他坐在餐桌边喝茶,向正在打扫卫生的嫂嫂马燕说:“她昨黑一夜都没回家。” 马燕停下手中的活,走到王钧面前责问道:“她都一夜没回家了,你还在呆在这干啥?还不快去找呀?” 王钧懒懒地站了起来,“俺到哪找去?” 马燕没好气地说:“她姐家、她娘家、她收的学员家,还有她的同学家,你不能去问问吗?不是我说你,这结婚才一个月,就三天两头吵,这一辈子啥是个头!小静哪点对不住你,我看你是作!” 王钧也没好气地说:“两口子生气,就都是俺的错可好,那她也不能一夜不回家!” 马燕气得直跺脚,“哎呀!天上下雨地下流,小两口吵架不记仇。你是大老爷们,主动把她找回来,说几句好听的话不就完了吗,别鸡肠狗肚的。” 王钧这才转身向外走去。

34、王钧走回自己的家。这是他们租的房子,两层小楼,二楼一间是卧室,一间是裁剪室。楼下是裁缝部,王钧妻子张静收了五个女学员,都已到齐。师傅不在,她们正在屋子里闲聊。见王钧回来了,几个姑娘忙迎上前来,一个问道:“俺师傅呢,都9点了,怎么还不来?” 王钧说:“俺正想问你几个呢,你师傅她昨天一夜都没回来。” 又一个说道:“还不是为昨天吵架的事,俺师傅就是你气的。” 王钧对那女子说:“你师傅不会让你藏起来吧?” 那女子扭头便走,“瞎怀疑。” 一个叫何香的姑娘抓住王钧的手,摇了摇,“杨超家你可去看看吗?她会不会在那儿!” 王钧听这话不舒服,手一甩上楼去了。何香对伙伴们说:“他的手怎么冰凉?” 一个女的提议,“咱干咱的活吧,师傅不会走远的。” 几个姑娘便走进屋子里忙活起来。一个姑娘说:“听说城河里死个女的,不知是自杀,还是被人害死的。” 何香一边蹬着缝纫机,一边说:“哪个女人这么傻,自杀干啥?好死不如赖活着。” 又一女的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俺也听说了,那女的穿一身蓝西服,才洋气呢!”

35、王钧在卧室打电话给张静的堂姐夫扬超:“张静可到你那去吗?” 电话那边回答:“没有,她咋啦?” 王钧气愤地说:“你问我,我问谁?她一夜都没回来,不知跑哪去了。” 电话那边说:“她一夜都没回来!昨天你又打她了?” 王钧往床头上一靠,没好气地说:“她是我老婆,打不打不关你的事。没去就算了,俺是怕贼惦记着她。” 电话那边骂道:“混帐,你说的是人话吗!” 王钧没再搭理他,把话筒重重地往电话机座上一卡,眼睛微闭,轻轻的叹息一声。昨天和妻子吵架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36、王钧家堂屋。张静站在大桌边上,一边裁剪衣服,一边和姐夫聊着。她堂姐夫扬超正站在板凳上接有线电视的线路。王钧从外边走了进来,张静看了他一眼,却在问扬超:“这有线电视能收多少个台?” 扬超答道:“二十几个台呢!中央台就有十一套了。安徽台、上海台、广东台、福建台、湖南台都能收到。” 张静笑道:“能收那么多呀?俺现在只能收两个台,那么多好电视都看不到,都说《大宅门》好看,今天晚上俺也能看上了。” 王钧突然对着张静吼道:“谁叫你接的有线电视?” 张静说:“我想接,不接有线电视你要电视机干啥?” 王钧向里屋走去,边走边回头喊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扬超一头雾水,回头不解地望着王钧的背影。

37、张静放下手中的剪子,走进里屋,小声对王钧说:“姐夫在这帮忙,你发什么神经。接个有线电视有什么不好?” 王钧已经躺在床上,他抬起左脚,朝张静的大腿猛地一踢,张静一个趔趄,跌倒地上。扬超跑过来扶起张静,愤愤地盯了王钧一眼,“你逞啥?你凭什么打她,俺要是不在,你还不知作成啥样勒!她姐要是知道,能饶过你?” 王钧从床上坐起来,吼道:“她是俺老婆,不是你老婆。俺就揍她了,你干看着。” 扬超左手一把抓住王钧的衣领,把他从床上拉了下来,右手攥紧拳头喊道:“你敢再说一句硬话,我今天就揍扁你。” 张静上来拉住扬超,“算了,超哥,别跟她一般见识。” 扬超松开手,转身走下楼去了。张静也跟着走了下去。王钧又妒又恨,眼都红了,他从床头柜上摸把水果刀,也跟着向楼下跑去。

38、王钧刚到楼梯口,就听到张静的堂姐张扬在楼下吵扬超:“你没事往这跑啥?她家比咱家香是吧!”王钧转身又回到屋里,并把水果刀随手装进了裤子口袋里。

39、楼下。张静说张扬:“是我叫超哥来接有线电视的,你吃的哪门子醋?” 张扬脸色仍不好看,“你不叫他,他也想往这跑。这心里长草,藏不住也椰不住。” “瞎都啷个熊!”杨超说张扬,然后深情地看了张静一眼,拉着张扬离开了。

40、晚上8点。天天餐馆。有两个年轻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王钧在给他们送菜的时候,就听一个小伙子问另一个人,“找到张静了吗?” 另一个小伙子答:“没有,咱又不知她住哪的,光听说她开了一家裁缝铺。” 王钧把菜放下后,没有离开,又主动为客人倒茶,趁机听他俩继续聊。 “这么多年,你一直没见过她吗?” “没有。我在部队给他写过信,可她没回信。听说她和杨超谈的,不知后来怎么样。” “他俩初三就好上了,杨超个熊孩子还能放过她?” 王钧听不下去了,他转脸走了出去。

41、天已经黑了。王钧家。张静正坐在电视机旁看电视剧《大宅门》。王钧从室外走了进来。他走到张静身边,问她:“电视看得可舒服?” 张静回答:“你怎么现在回来了?饭馆现在正该忙活。” 王钧把张静从椅子上拉起来,问道:“你为什么要叫你姐夫来接有线电视,我看他不是个好东西。” 张静说:“我想,你管得着吗?他帮咱接电视有什么不好?” 王钧气愤地吼道:“就不好,我看他对你不怀好意,经常乘我不在家的时候来,你说,你和他可有关系?” 张静气得发抖,“你怎么是这样的男人?你这是侮辱我。” 王钧也气得发抖,“我侮辱你,还是你侮辱我?你和人家上初中的时候就好上了,你当我不知道?” 张静喊道:“可我现在是你的女人,我是清白的。” 王钧也吼道:“你是我的女人,为啥还和他扯三捞四的,你的那个狗屁姐夫,就是想占你的便宜,你们藕断丝连。” 张静什么也没说,转身跑向楼下。出了家门,犹豫一下,她便向东走去。

42、殡仪馆。主检法医汤杰和法医周华夏、钱成昌正在进行尸检。刑警中队长李金龙、技术员杨光也在现场。李金龙拿着死者的上衣,对主检法医汤杰说:“检查过了,上衣各件背部都有十一处破裂口,右腋下部有两处破裂口,左前胸部有两处破裂口。” 汤杰对钱成昌说:“和尸体伤口吻合,记录下来。” 法医钱成昌记录的画面。主检法医汤杰拿着**拔通了刑警大队长征德平的电话:“征大吗,我是汤杰,尸检已经结束,死者身上共挨了十三刀,其中左胸前两刀,背部十一刀。其中有三刀进入胸腔,右肺下叶有两处贯通伤,后背有一刀深及骨膜,系他杀无疑。” 征德平说:“告诉参与尸检的全体同志,注意保密,除了侦破领导小组的核心人员,死者受伤害的细节,不得外传。” 汤法医说:“明白。”

43、环城北路,王钧家。王钧已经不在,几个学员和张静姐夫扬超正在议论张静的事情。何香对扬超说:“你可见到俺师傅吗?她都一夜没回家了。平时就你最关心俺师傅,你也不帮助找找。” 扬超说:“鬼丫头,别胡扯。最关心你师傅的是王钧。” 何香诡秘地笑了笑,“他和俺师傅吵架,还不是吃你的醋。” 扬超说:“越说越离了,你扯老婆舌头,当心嫁不出去。” 何香笑着说:“俺本来就没打算嫁,你看俺师傅结婚才一个月,三天两头吵,还不够烦人的来!” 另一个女的说:“听人说,城河死的那个女的很年轻,穿一身蓝色西服,俺师傅昨天穿的不就是蓝西装吗!” 扬超对那个学员说:“不要瞎猜,你师傅老实得很,平常又没得罪过人,不会有什么事的。”说罢,便推着自行车走了。

44、北环路。李杰、李明等人拿着死者照片逐户走访。在北环路中断,一中年妇女认出死者,“她是裁缝铺的师傅,就住在俺西边不远。” 李杰、李明随即来到王钧家。

45、王钧家院子。几名学员见警察来了,都围了上来。李杰没再拿死者照片,问何香,“这里住位女裁缝吗?” 何香答:“是的,她是俺师傅,就住在这二楼上。” 李杰和李明交换一下眼神,独自快步登上二楼。李杰拿出死者身上遗留下的钥匙,顺利打开了堂屋的门和里间的门。李杰向征大队汇报,“死者身份已经确定!” 两名协警员在下面维持秩序,李杰和李明等人立即对房间展开侦查。

46、公安局会议室。墙上的挂钟指示时间是2点整。王建华正在组织召开案情分析会。宿州市公安局王局长带领刑警支队的领导也赶了过来。法医周华夏站了起来:“尸检的详细情况我在这里就不复述了,我们已经形成尸检报告,根据征大的意见,我只重点讲一讲我们法医的几点结论:第一,死者确系他杀,凶手曾用手扼住她的颈部,同时用锐器刺伤其肺、肝等主要器官,导致急性大量出血而死亡。第二,根据创伤的特征,可以认定致伤凶器应为单刃锐器,刃宽在1至2厘米之间。第三,根据检验,胃内食物已完全消化排空,死亡时间应在末餐后6个小时以上。第四,根据死者器管内无溺液,肺组织无水肿,死者应在心脏停止跳动后如水。” 李杰接着发言:“根据初部走访调查,死者的身份已经明确,她叫张静,今年21岁,是灵西乡十里村的村民,生前在北环路租房开了一个裁缝铺。她结婚才一个月,丈夫叫王钧,是泗县乡下人,在天天餐厅跟随其哥哥学厨师。两个人一非青梅竹马,二非志同道合,感情基础不算太牢,我想,因情而杀的可能是存在的。” 灵西派出所所长王敏说:“首先要排除谋财害命,因为死者身上装有50多块钱,如果是为了钱财的话,凶手应该要她的钱,而不是要她的命。这就要考虑仇杀,虽然一个弱女子,又是一个农民工,不应该有什么仇人,但她的丈夫会不会与人结怨,迁怒与她,这些都不应该排除。” 征德平敲了敲桌子,“还有一种可能,也是我最担心的,就是流氓杀人。流氓成性的家伙在黑夜里与死者相遇,突然起了邪念,女的反抗,而遭到残忍的杀害。比较情杀和仇杀,流氓杀人是最难破的,如果犯罪分子是流窜作案,就更麻烦了。因此我们必须加大侦破力度,任何一种可能都不放过。” 女刑警单晓丽是公安大学毕业的,她刚分来不久,发言却有一股锐气,“我参加了4.24入室盗窃、抢劫、轮*案的侦破,这个案件也是王局和征大亲自抓的,虽然犯罪分子的特征清楚了,但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现在出了凶杀案,建议领导分配警力的时候,不能顾此失彼,要互相兼顾。征大刚才也谈到了,今天城河发现的这具女尸,流氓杀人的可能性很大,我不同意这个意见,土匪贪财,流氓贪色,死者既未失财也未失身,我看,还是情杀的可能性较大。” 会场发出一阵欢快而愉悦的笑声。征大半开玩笑半是揶揄道:“公安大学老师就是这样教你推理的吗?” 女刑警单晓丽反唇相讥:“征大不要以权压人,不都是大胆推理吗!不要以为你是刑警大队长,说话就高人一等。” 征大笑笑,没再答理她。单晓丽占了上风,得意地向大伙伸了伸舌头。会场又是一阵笑声。

47、虞姬酒店。小獐子和球球已经喝了一箱子啤酒。球球说:“醉生梦死是酒肉之交,赴汤蹈火是生死之交,你我两样都占了,这辈子交上你这个好兄弟,哥没白活。来,再干一杯。” 小獐子说:“怎么都是一辈子,我佩服哥的虎胆,脑袋掉了咽熊,要活,就得有滋有味。如今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球球说:“当官的靠权,当老板的靠钱,咱走黑道的,就靠个胆。”两个人哈哈大笑,酒杯碰得铛挡响。

48、公安局会议室。王建华局长最后强调:“我宣布成立‘4.26’特大凶杀案侦破领导小组,由我当组长,政委当副组长,征大队、王敏、李庆洲、李明和交警大队一名副大队长为领导小组成员。领导小组在交警大队二楼会议室办公,由征大队兼任办公室主任。为了加强打击力度,我们已经组建了巡警大队,由虞姬派出所所长李庆洲兼任大队长。同时成立打黑队,向黑恶势力发动全面进攻,由灵西派出所所长王敏兼任打黑队队长。当前,巡警队也好,打黑队也好,中心任务是协助刑警队迅速拿下这起凶杀案和系列入室盗窃、抢劫、轮*案。” 王建华喝了口水,站起来说:“我宣布一条规定,所有领导小组成员和参战干警,统一在交警大队吃住,包括我们局长、政委在内,案件不破,任何人不准回家,就是天塌下来,也不准回家。” 王建华拍着桌子说,“凶杀案要破,系列入室盗窃、抢劫、轮*案也要破,我刚当局长,犯罪分子就想给我一个下马威,我却要给他们一个上马威!各组出手要快,调查要细,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我们自己给自己加压,一定早日破案,向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会场上又响起一片掌声。王建华坐了下来,他显得异常激动。宿州市公安局局长王启顺站了起来,:“灵城发生的这起凶杀大案,由于是在城区,尸体又漂浮在护城河上,在群众中造成的影响很坏。能不能迅速拿下这起案件,县委、县政府看着你们,全县人民也看着你们。刚才建华局长宣布,不破案,谁也不准回家。背水一战,有这个决心很好。我代表市局命令你们,一个月内,必须拿下这起案件。全国优秀公安局的干警,就应该特别能战斗!” “是”!王建华率与会人员起立向王局长敬礼!话外音:“局长的铮铮誓言,代表了全体干警的意志。干警们用崇高的军礼向上级领导立下了军令状!”

歌声起:星光如豆, 残月如钩。 血写的问号, 就刻在刑警的心头。 一抹蛛丝足千虑, 半点马迹牵百愁。 没有血染也风采, 刑警的本色是战斗。

谋多几略, 计高一筹。 千钧的重担, 就压在刑警的肩头。 于无声处探惊魂, 刀光剑影显身手。 没有浪漫也风流, 刑警的本色是战斗。

作者:高正文 来源:高正文
  • 上一篇:限期破案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热门
    本类推荐
    • 没有
    本类固顶
    • 没有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