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原创文学 >> 内容

王绩与大五柳

时间:2011-11-2 12:11:07 点击:

  核心提示:王绩与大五柳...
 一、
    在初唐诗人中,与宿州关系最为密切的 当数田园诗的代表人物王绩了。“松栽一当半,柳种五为名。独对三春酌,无人来共倾。”他的《

新园旦坐》不仅给宿州著名风景名胜区“大五柳”留下了诗意如西子般的名字,而且也给后人留下了朦胧如柳絮般的人生之谜。这位曾做过朝

廷命官的山西人,晚年辞官隐居,在宿州符离北“大五柳”山中,结芦东皋自称东皋子。种黍酿酒,写诗著文,王绩的晚年生活孤独但潇洒,

清贫却自如。大五柳美丽的自然风光让他醉对三春,生命的夕阳,充满了诗情,也充满了画意!
   大五柳现在已经是省级著名风景区。那里以龙泉湖为中心,总面积35平方公里。壮马山、塔山、雏凤山、龙顶山环绕景区,因为水的滋润,

山上植被丰富,林木葱郁;又因为山中矿藏丰富了水,呵泉、龙泉、珍珠泉等,泉泉呼涌,各显灵姿;龙泉湖碧波荡漾,水映蓝天,更有千株

垂柳水中俏,万株松柏岸边绿,景色非常秀丽;盆山洞内石笋、石柱千奇百怪,恰似别有洞天的“奇石馆藏”,给大五柳增添许多神秘的色彩

……
自古道:“山川重名贤”,名贤也重山川。初唐诗人王绩在五柳结庐而居,而且长眠在这里,是诗人与自然的结缘,也是诗与画的结缘!

                       二、
骨子里流淌着诗人血液的王绩在身处乱世的隋代做不好官,即使身处盛世的唐代,他仍然对做官不得要领。太守贞观年间,他终因“不喜拜揖

”、喝酒成疾被罢官,返回五柳东皋茅屋中,以诗酒自娱。王绩特别崇拜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他依照刘伶《酒德颂》的风格创作了美文《醉

乡记》。王绩说:“每一甚醉,便觉神明安和,血脉通利,既无忤于物,而有乐于身,故纵心以自适也”。他认为饮酒有无限的好处,最终也

是倒在酒杯里。王绩死在大五柳,葬在大五柳,终年五十九岁。
灵山自有知音。五柳是王绩最为眷恋的地方。他在这里种黍禾、酿美酒、养鸡鸭、写诗文。灵山秀水给了他创作的灵感,也最终使他一洗自齐

梁以来淫靡浮艳、富丽呆板的诗风,以其平淡疏野,清新朴素而拔出流俗,成为开风气之先的诗人。创作于五柳山中的律诗《野望》便是王绩

的代表作。唐初五言律诗还相当罕见,《野望》的成功,是王绩对唐代五律的独特贡献。
       东皋薄暮望, 徒倚欲何依。
    树树皆秋色, 山山唯落晖。
    牧人驱犊返, 猎马带禽归。
    相顾无相识, 长歌怀采薇。

薄薄暮色之中,诗人兀立在东皋之上,举目四望,一种孤寂无依的愁绪涌上心头,层层树林已染上金黄的秋色,起伏的山峦惟见落日的余晖,

牧人驱犊、猎马带禽,这是多么宁静、开阔而又美丽的画面!但在此时,诗人突然想起了自己归隐中的苦闷。既然在现实中“相顾无相识”,

那就只好追怀伯夷、叔齐那样不食周粟上山采薇的隐逸之士了。
自屈原、陶渊明之后,归隐田园是古代士大夫所津津乐道的一种生命情怀,也是士大夫独善其身的手段。宿州是道家思想的策源地,又是“竹

林七贤”嵇康与刘伶故里,田园之乐成为王绩的精神家园实在是常情常理。

                   三、
有学者认为《野望》这首诗是王绩在家乡所作,而东皋是他家乡绛州龙门的一个地方,这实在是学者的谬误。还乡和隐居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

念,且不说王绩的家族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是赫赫有名的望门显族;也不说王绩的哥哥王通学识渊博,跟从的学生常年有数百人之多。就说王绩

本人,家乡他童趣相投的伙伴有多少?看着他长大的老人有多少?远亲暂不论,近邻何避乎!王绩想隐居,只有到自己的“世外桃园”!这一点,在

王绩《自撰墓志铭》中得到了证实:“尝耕东皋,号东皋子,身死之日,自为铭焉。曰:有唐逸人,太原王绩。若顽若愚,似矫似激。院止三

迳,堂唯四壁。不知节制,焉有亲戚?以生为附赘悬疣,以死为决疣溃痈。无思无虑,何去何从?垅头刻石,马鬣裁封。哀哀孝子,空对长松

。”《自撰墓志铭》讲述了王绩远离亲戚,唯酒唯亲的境况。光绪年间编纂的《宿县志》也有王绩在宿州龟、蛇二山采药的记录,从一个角度佐

证了王绩在皖北大地生活的记录。那么东皋究竟在哪里呢?一说在五柳风景区的塔山东麓,龙泉池畔。一说在五柳风景区的壮马山间,珍珠泉

畔。皋,指水边多曲折的高地,宿州人爱这么称呼。古汴河岸边的灵璧张氏园,也因为地处高阜,广种兰草,就取名兰皋园,苏轼曾撰文《张

氏园亭记》以记一时之盛,便是佐证。“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正是五柳风光的写照。而“东皋薄暮望,徒倚欲何依”句,说是诗人写

在他的家乡,既不合文理,也不合情理。正因为王绩在大五柳举目无亲,才有“徒倚”的感慨呵。《野望》写于宿州大五柳当是不争的事实。
大五柳的风光美,王绩的诗更美。但是宿州美丽的田园风光并不能填补诗人心中的孤独,他只能 徒倚野望,长歌怀薇。也正是诗人这种孤独的

凄凉和田园风光的秀美所形成的反差,才使得《野望》成为千古绝唱。
    
                    四、
   在孤独中饮酒,在饮酒中写诗。是王绩晚年在宿州生活的写照。“阮籍醒时少,陶潜醉日多。百年何足度,乘兴且长歌。”他的《醉后》诗

表达了他随意淡定的人生观,也抒发了他孤独状态下的乐观精神。他和太白一样,做诗是需要乘着酒兴的。越是醉酒,诗越是写得好,豪情美

酒显风流!
   然而《独酌》却流露出几分孤独的苍凉:“浮生知几日,无状逐空名。不如多酿酒,时向竹林倾。”这就是饮酒中写的诗和醉酒后写的诗情

绪上的差别。竹林倾酒哪有乘兴长歌潇洒!
   虽然“独对三春酌,无人来共倾。”但可以弹琴自乐。这位五斗先生弹得一手好琴,他改编的琴曲《山水操》就流韵五柳的山光水色。宿州

市墉桥区人民政府准备在龙泉湖景区修建王绩“东皋草堂”,把王绩诗文以碑林形式展现,修建“醉乡亭”,修复王绩墓。同时修建景亭分别

纪念白居易、韩愈、皮日修等唐代大诗人,不仅因为他们的文学建树已经彪炳史册,实在还有一份浓浓的乡情!

作者:高正文 来源:高正文
  • 上一篇:名士笔下尽出彩
  • 下一篇:月明浸疏竹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