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栏目 >> 获奖作品 >> 内容

长篇小说《暗害》2

时间:2011-11-2 12:14:53 点击:

  核心提示:长篇小说《暗害》...
4 晚上八点,刑警大队会议室灯火通明。案情分析会由王益民副局长主持,不仅局长李晓光、政委赵兰华参加了这次会议,淮海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聂勇和市刑警支队队长杨虎也专程赶来参加会议,指导破案。晓光局长原先就是市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老首长和老战友来了,他显得很兴奋,特地拿了几包“大中华”香烟出来招待。王益民抓过一包中华烟来,分发给每个与会者,“今天大家沾市局领导的光,难得李局长出血,会抽不会抽的都享受一支。”说着。他也撂了一支给技术员焦燕。焦燕是个少妇,不仅长相靓丽,性格也很泼辣。焦燕把烟递给了朱大队,“拿李局长的烟奘什么光!弟兄们跟着你王局长干,就没见你出过一次血。什么时候你买‘大中华’了,我才抽。” 王局长开玩笑道:“我有一杆老烟袋,比大中华有劲。” 焦燕知道不是好话,拉下脸嚷道,“有本事你把你的老烟袋掏出来亮亮。” 会场爆出一阵粗犷的笑声。王局长的脸反倒红了,他猛吸一口烟,没在答腔。朱洪海摆了摆手,会场迅速安静下来,他首先发言:“早上接到报案后,我们正、副大队长和技术人员迅速赶到了现场,从现场勘察来看,死者头部颅骨崩裂,脑组织外溢,面部严重变形,胸骨及肋骨多发性骨折,心脏挫碎,肺组织挫伤,脖子及躯干部有不同程度的较大面积的皮肤挫伤和擦伤,结合衣服外表的车轮印痕,明显为车辆辗轧所致。王局长亲自量了血痕的间距为三米三,初步判断肇事车辆为六轮货车。但死者颈部有条索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勒痕,颈前肌群广泛出血,据此推断,该索沟系生前被条状物体作用所致,交通事故只是伪造的现场,由于死者身份尚不明确,第一现场难于推断。” 法医潘经验补充说:“死者身高一米六二,体重六十五公斤,年龄在三十五岁至四十岁之间,腹部有手术疤痕。死者除颈部有条索沟,生活反映明显外,头部还有多处钝器击打伤,她双手和双脚等处也有明显抵抗伤,此案系他杀无疑。” 技术员焦燕说:“根据提取的死者胃内残留物和胃溶液化验分析,可以确认死亡时间应为头天晚上9时至10时之间,也就是5月15日21时30分左右。” “现场走访情况?”王益民副局长问。刑警一中队队长耿大亮说:“奉朱大队之命,我们中队分成三个小组,沿现场向周围逐户调查,先后走访二百多户,都说不认识被害妇女。也没有人能提供可疑线索。” 大案队队长郑庆丰说:“根据朱大队指示,我们到各路口收费站进行了摸排调查,县城四个收费站的监控系统,均未发现有可疑车辆经过。就是说,案发现场考证出的六轮货车没有从这四个收费站经过逃逸。” “现场周围有没有其他什么线索?”李晓光局长问。 “没有了。现场周围几十米都有群众走过,500米以内也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物证痕迹。”朱洪海肯定地说。市局聂局长说:“诸位,看起来这是一起无头案,性质恶劣,手段残忍。案情重大,应该引起你们高度重视。凶杀,无外乎三种可能,情杀、仇杀或谋财害命。由于尸源还没有确定,给案件分析定性为时尚早,你们当务之急是组织力量,加强调查力度,确定死者身份,以期早日破案。要走群众路线,可以利用广播、电视等传媒,广造舆论;同时也要注重与友邻的协同,周边地市快发协查通报。不迅速拿下这个案件,你们对县委、县政府不好交代,对龙城老百姓不好交代,对开发区招商引资也有影响呵!” 李晓光感激地看了看这位老首长,他从当法医到当刑警支队长,后来又当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聂局这一辈子就是同犯罪分子打交道,他肚子里的故事多,经验也多。如今已经老了,快到退休的年龄了,还事必恭亲,每逢大案,总是亲临一线指挥。李晓光的眼光从聂局身上移开,环顾一下大伙,胸有成竹地说道:“我宣布成立5。15案件侦破指挥部,我来当指挥,王局长任副指挥,成员有刑警大队队长朱洪海、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范明军、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钟涛。除刑警大队技术人员外,大案中队和刑警一中队全员赴案,交警有力配合。刑警队连夜向周边各市、县发协查通报,重点调查有无失踪的女出租车司机;从明天起,在电台、电视台上发寻人启事,从早到晚,间隔一小时滚动性播出;大案队和刑警一中队继续深入住户摸排,益民局长通知城关和郊区两个派出所的所有户籍警,配合调查;你们交警和车辆管理部门要全面排查所有大货车,寻找可疑车辆。市局领导在这里坐阵督察,全县人民在看着我们,此案不破,我和益民局长还有刑警大队长应该引咎辞职!” 会场先是一片肃静,接着响起一片掌声…… 5 已经三天了,案情依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突破,甚至连尸源也没找到,这让朱洪海感到很是头疼。朱洪海今年36岁,22岁警校毕业后就干刑警。从警16年来参与破获近百起大案要案,屡建奇功。他面目清秀,性格刚毅,原则性极强,是龙城县有名的破案高手和美男子。但他在某商场当营业员的妻子却身材矮小相貌平平,这让本系统的警花们很是为朱洪海鸣不平,特别是技术队的焦燕,一见到朱洪海就表现出一股异样来。焦燕今年30岁,她丈夫是个医生,长相和医术都很平平,又比焦燕大了七、八岁。大伙都说,这两对夫妻是阴差阳错,打乱从新组合正好。焦燕性格开朗,婚后一直未育,和丈夫说散伙就散伙了,她现在成了单身贵族。刚刚妻子打来电话,问他整日不回家,这日子到底还过不过了,朱洪海好一阵美言相劝,才止住了这场家庭风波。其实,朱洪海心里一直对妻子存在着愧疚。自从前年元月接任刑警大队长职务以来,他愣是没在家呆过完整的一天,妻子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常年卧床不起的父亲及幼小的孩子,实在是难为了她。刚放下电话,焦燕抱着一摞卷宗走了进来。专案组成立以来,其他队员都被朱洪海派下去执行任务去了,因为焦燕是唯一的女性,朱洪海就把她留在身边帮助整理材料及卷宗。焦燕大概在门口听到了朱洪海与妻子的对话,一进门就笑着说:“咋,又挨嫂子训了?” 朱洪海苦笑道:“挨训还不是常有的事,谁让咱对不住人家的呢。” “你咋能对不住她呢,我看哪,你是一棵好树栽错了地方。”焦燕半真半假地说。朱洪海知道她心里想的啥,就说:“栽在哪里还不都是活人,难道你还想让我挪挪地方不成?” “挪就挪呗。”焦燕眼里灼灼地放光,盯着朱洪海的眼睛说。 “难道你没听说过‘人挪活,树挪死’这句老话吗,你既然把我比作一棵树,那岂不挪死了。”朱洪海笑嘻嘻地说。焦燕盯着他说,“你是人,不是树,我的大队长!”说罢,忙跑到电脑前,把键盘敲得啪啪直响。朱洪海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点上一支烟,低头看着桌上的地图。朱洪海有个习惯,每当遇到难题时,就爱看地图。这是一张城区图,密密麻麻地标着纵横的街道与建筑物,已经破旧的泛黄发暗,朱洪海却把它当作宝贝一样收藏着,仿佛一看到这张地图案子就会迎刃而解似的。其实,只有朱洪海自己心里清楚,这案子就好比这张地图,错综复杂、无章无形,如何在万军之中杀出一条血路,直至凯旋,都包含在这不足盈尺的地图之中。在朱洪海心中,地图是充满玄机和活力的东西。了解了龙城的地图,也就了解了龙城的历史。据史料载:龙城县位于淮北平原北部,淮海平原南端,春秋时,附庸于宋,属泗水郡。北齐天保七年(556)改为承高,隋开皇三年(587)改为龙城,延用至今。这里民风淳朴,人杰地灵,故常有英雄豪杰崛起于陇亩之间,名流学者愤起于清寒之门,文化底蕴丰厚,享有书画之乡的美誉。县城座落于凤山之阳,东有龙山,西有虎山,301国道横贯县城,陇海铁路、符(离集)夹(河寨)铁路纵城而过,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特殊的地理位置,特殊的生存环境,也造成了鱼目混杂,案件频发,辱没先人甚至令人发指的事经常发生呢!朱洪海正看得出神,腰间的**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便预感到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喂,哪位?” “是我,王卫东的爱人,夏雨。”对方说。 “哦,是嫂子呀,卫东大哥好些了吗?” “没什么大碍,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谢谢您的关心。” “别客气,应该的。”朱洪海说,“您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听说城南死了个女人,俺想了解一下情况,因为俺妹妹已经失踪三天了,不知……” “你妹妹?失踪……”朱洪海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焦燕也停止了敲键盘的手,转身侧耳听着。 “是的,俺妹妹……”对方一阵啜泣。 “嫂子,有话好好说,别激动,快说说你妹妹咋失踪的,说不定是一场误会呢。” “但愿是个误会。”对方控制了一下情绪,一时无话。朱洪海忙说:“那您说说,你妹妹有什么生理特征,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俺妹妹叫夏云,长发,圆脸,腹部曾做过手术,留有细小的疤痕,家住计生局监察大队宿舍……” 朱洪海知道王卫东有个小姨子但从没见过,至于夏雨,他当然熟悉多年。那么夏云为何就晴天白日的失踪了呢?恰好又是三天前,死者究竟是不是夏云呢。至于夏雨提到夏云的腹部有疤痕倒是跟死者有些相像,可这又怎么可能呢?容不得朱洪海多想,他便在电话里说:“嫂子,你现在在哪里,有什么详细情况咱见面再说。” “我在县医院,和卫东在一起。” “好,我马上就到。” 放下电话,朱洪海对焦燕说:“死者有线索了,你通知一中队,立即撤回,原地待命,我去找夏雨。” “是。”焦燕答道。 6 夏云的住处位于龙城开发区南端的最西头,当那把钥匙打开她家房门的霎那,朱洪海心里升起的不是愉悦,而是沉痛。屈指算来,教导员王卫东头负重伤和他小姨子被害,竟然出在同一天,真是祸不单行!夏云的房间布置得相当精致,空间虽不是很大,却很整洁,甚至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心里很是感叹了一番,他想,夏云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女人。在夏云的房间,刑警们没有发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也没发现翻动打斗的痕迹,但奇怪的是,夏云家的灯一直亮着。焦燕分析说:“案发当天,死者应该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人约出来谋杀的。” “有这个可能。”朱洪海说,“你和一中队仔细搜查和走访左右住户,看在案发当天,都有什么人与她接触。我去安慰夏雨,同时了解一下她妹妹的情况。” 焦燕认真地点了点头,目送大队长走了出去。夜幕悄悄降临了,龙城闪烁着万家灯火。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