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栏目 >> 获奖作品 >> 内容

长篇小说《暗害》3

时间:2011-11-2 12:15:42 点击:

  核心提示:长篇小说《暗害》...
第二章 1 九月的双桥沐浴在一片嘈杂与喧嚣之中。街面,鳞次栉比的店铺,高声叫卖的小贩,来往穿梭的人群,无不显示着一种繁荣昌盛的景象。夏云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东张西望,怀里的书包如一件累赘让她显出几分仓促与不安,但最让她难堪的,是她身上的那件花格子上衣,紧绷在她日渐突现的少女形体上,招来众多奇特的目光,这让夏云心里很不舒服。她不敢与任何一个人较真,因为她刚从学校逃出来,不想让任何一个熟人看见。她顺着墙跟将书包举到头顶,遮挡着毒辣辣的阳光,拐进一家店铺,目光贪婪地在一件件花花绿绿的衣服上巡视,最终,她的目光定在了一件粉红色的长裙上,久久没能挪开。售货员走过来,问:“要吗?”她慌慌地摇了摇头,逃也似的跑了出来。背后传来售货员恶毒的声音:“跑什么跑,怕是没钱买吧,神经病!” “你才是神经病呢?”她放慢了脚步,在心里抗议道,“不就是个卖衣服的吗,神气什么呀你,”她在心里发狠道,“迟早我会穿上那条裙子的,等着瞧。” 她狠狠地踢着路边的石子,一下一下又一下。边踢边注意着从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她真的怕被熟人看到,不然,回到家里又要挨父母的骂了。这已经是她第三次逃学了。前两次父亲发了很大的火,把她责骂了一顿,又送她到了学校。上学究竟有什么意思呢,上好了又能怎样呢,她讨厌那些只知埋头苦读把上学当作今后唯一出路的莘莘学子们,讨厌那些课堂上满口人生大道理课后为一些营头小利争得面红而赤惺惺作态的老师们。特别是那个相貌丑陋一张口就满嘴唾沫星子乱飞的班主任老师。那天晚自习,班主任老师叫她到他的寝室去一趟,说她的数学成绩实在是太差,期中考试仅得了45分,他要单独给她开个小灶。她原本不想去,都考成那样了,再补还能补到哪里儿去呢,但她怕老师把成绩单拿给家长看,就装着虚心求教的样子抱着一摞参考书走进了老师昏暗的宿舍。 “你坐。”看见她进来老师一改平时的严肃眉开眼笑地说。她瞧了瞧窄小的房间,除了那张脏兮兮的床没有可坐的地方,她用手指绞动着衣角,站着没动。老师便让出了他那吱嘎乱响的椅子,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她,她伸手去接时发现老师的手抖得厉害,浑浊的老眼里闪现出一股异样的光芒。她说:“老师,咱们开始吧。” 老师惊颤了一下,掩示着慌乱说:“开始,开始。” 她趴在老师那张破旧的办公桌上,老师站在她的身后,起初她能耐心地听老师讲解,但渐渐地她感到有某种令人窒息的压迫,待她扭头看时,一张腥臭的大嘴猛地堵在了她的脸上,接着她的胸部即被一双充满罪恶的大手捂住,两股钻心的疼痛使她明白了老师给她“开小灶”的目的。她拼命挣扎,瞧准机会,一甩手,一记响亮的耳光在老师的脸上印上了五个鲜红的指印。老师被打得一个趔趄,她趁机逃出了魔窟。自此,她讨厌上学,更讨厌那个课堂上让她出尽了洋相背后寻找一切机会调戏她的老师。这次逃学全怪同桌秋荷。课间休息,秋荷非拉着她去找班主任老师不可,说她想入团,要跟班主任汇报汇报思想。夏云从内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可秋荷是她在校园里最亲密的伙伴,她不想扫了她的兴,便硬着头皮跟着去了。班主任老师在校办室正批改作业,听了秋荷的来意,就郑重地点点头,说:“到我的宿舍去填表吧。” 夏云不想去,秋荷死拽着她说:“陪我一块去,帮人帮到底嘛。” 夏云挣不脱手,就只有跟着去了。孰料,到了地方,秋荷突然说去厕所,让她等上一会,夏云有苦说不出,就咬牙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心里充满恐慌。她想,校园里到处是人,老师胆子再大,也不敢把她怎样。可是她想错了,秋荷转身刚走,老师就露出了丑恶的嘴脸,他说:“进屋坐呀。” 夏云站着没动,目光冷冷地瞪着老师。老师见状,没有丝毫的犹豫,伸出那双青筋突暴的魔爪,抓住她的一条胳膊,就势一拉,夏云整个身子一下倒进他的怀里。随后,老师便在她的脸上、身上乱啃乱摸一气。夏云怕得要命,可她不敢喊,也不敢叫,她怕别人听见闯进门来,毁了自己的声誉。她的沉默让老师更加肆无忌惮,更加的疯狂和无耻,这让夏云十分的恼怒,在用沉默与老师对抗的同时,提膝用力朝上一顶,老师“哎哟”一声大叫,双手捂住裆部,那张老脸瞬间扭作一团。夏云发疯似地跑到教室,在同学们愕然的目光注视下,抓起书包跑到了街上。夏云在街上逛了几圈,因离放学的时间还早,她不知该往哪里去。这次她下定了决心,就是父亲打断她的腿也不上这个破学了,否则非让那个恶棍欺负了不可。可不上学又干什么去呢,自己还不满十八岁,人生的路又是如此的漫长!…… 夏云正胡思乱想,迎头碰见了邻居段春枝,段春枝怀里抱着个孩子,看见她,就和颜悦色地说:“是夏云呀,快,帮嫂子抱抱孩子,我去一趟厕所。” 夏云看见段春枝,本已惊慌失错,见平空怀里又多了个孩子,一时呆愣住,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没多会,段春枝颠颠地从街边的厕所里跑出来。段春枝很胖,再加上跑动幅度过大,极像夏云家里那只赶不上架的鸭子,夏云不由“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段春枝从夏云手里接过孩子,看看她说:“笑什么呢?” “没什么,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可爱?”夏云忙止住笑掩饰道。 “明辉家的。” “明辉?就是曲轴厂的那个小车司机?”夏云说。 “对,是他。孩子病了,他老婆又怀了孕,不方便出门,俺刚巧进城,这不,便让俺帮忙照看着。” “那,明辉呢?”夏云又问。 “回厂开车去了,一会就来。” 明辉姓范,夏云是认识的,每天上学放学她经常看见范明辉驾驶着一辆小轿车从曲轴厂门口进进出出,可她从没和这个年龄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司机说过话。那时候小轿车还稀罕,她不认得那车是啥牌子的,反正是双桥最好的车,虽然明辉仅仅是个司机,可在她眼里已经算得上是个人物了。同时,夏云还知道,范明辉有个相当了不起的母亲,官称老嬷嬷,在双桥镇交管站任站长。听说范明辉要来,夏云马上紧张起来,她很怕别人知道她逃学的事,碰见段春枝,她认为已经是件挺倒霉的事情了,再让一个人知道,那岂不让全镇人都知道了,如果别人问起她为何不去上学,那她该怎样回答呢。想到这里,她对段春枝说:“嫂,那你们去,我回家拿点东西,还得回学校上课呢。” “回家拿东西?别骗嫂子,我已经注意你半天了,咋,是不是逃学了。”段春枝盯着夏云那双清澈无痕的大眼睛,意味深长地说。夏云的脸一下子全红了,她张口结舌,一下不知该怎样回答。段春枝笑了,声音嘎嘎地响,说:“叫我猜对了吧,别担心,我不会给你家人说的。” “你……真的不会吗?”夏云的声音低得像蚊子叫。 “嗯。”段春枝点了点头,“相信嫂,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逃过学,知道你心里想的啥。不想上就不上呗,哪里黄土不养人。实话告诉你,您嫂我就不爱读书,一看见书本就头大……” 夏云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些,她看了看段春枝,段春枝满脸的真诚,便兀自低头笑了笑。段春枝见夏云仍是一副不完全放心的样子,就又说:“小云呀,怕家里知道是吧,我倒是有一个主意,跟我进一趟城,回来啥事都没有了。” “进城?”这是夏云没有想到过的,但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既避免了让别人撞见,又解决了自己有家不能归的尴尬。但她还是有点不放心,问:“中午之前能回来吗?” “能,保准误不了你的事。” “那您也得让范明辉给俺保守这个秘密哟。” “放心吧,鬼丫头。”段春枝手点着她的额头说。夏云扮了个鬼脸,开心地笑了。正在这时,一辆小车呼啸着奔过来,“咔”一声在两人面前停下了,段春枝和夏云一前一后上了车,轿车便在大街上卷过一阵风,很快消失了。(待续)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