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栏目 >> 获奖作品 >> 内容

长篇报告文学 -调查牛群

时间:2011-11-2 12:16:35 点击:

  核心提示:长篇报告文学 -调查牛群 ...

长篇报告文学 -调查牛群

高正文

引言:用心说话

关于牛群到蒙城任职副县长的消息,我最早是在2000年12月13日《安徽日报》上看到的,消息刊登在一版显著位置上。后来我发现包括《人民时报.华东版》、《中国青年报》、中央电视台、安徽电视台等国内数十家媒体竞相报道了这一新闻。 消息说,12月12日上午,蒙城县人大常委会召开第十三届十七次常委会议,28名常委全票通过了由县长陈坤廷提请的任命牛群为蒙城县人民政府挂职副县长的报告。牛群是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蒙城是全国第一养牛大县,蒙城官方的“牵牛”举动旨在利用“明星效应”,进一步提高蒙城的知名度,有利于招商引资,推动蒙城的经济发展。 读了这则消息,我当时并不以为然,认为“挂职”只是个虚名而已。牛群到底能为蒙城人民带来几多实惠,还是个未知数。同时,我也对这位人气较旺的明星有些担忧:蒙城隶属亳州,这是一个升格不久的省辖市,蒙、亳原来同属阜阳管辖。当时的阜阳、亳州两市的许多干部都在“惶恐”之中。原阜阳市委书记王怀中(后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市长肖作新双双落马,原亳州市委书记李兴民、原蒙城县委书记孙孔文等一批县以上领导干部也都相继栽倒,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牛群等于走近一个“大染缸”,政治“魔椅”会不会也使他晕晕忽忽?蒙城现有的“浮夸”风在他艺术家的激情“煽动”下,会否越刮越烈?这其中有几多是真情,又有几多是“炒作”?担忧的不独是我,网上舆论一片哗然,非议远远大于支持。 2002年初冬,一个暖融融的日子,我应邀到了蒙城,在和牛群见面交谈一番之后,便带着种种疑问走进了牛群特教学校。 孩子们正在操场上跳舞。广播里一遍遍播送着《世界真美丽》的歌曲:“用心说,嘴里没有假话;用心听,耳旁没有噪音;用心看,眼前没有黑暗;用心走,身边没有距离。我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世界多善良;我们都有一颗美丽的心,世界真美丽。”这首歌的词作者就是牛群。显然,他是用心写的。诗句质朴无华,却蕴涵哲理;看似平淡,又浓缩着最崇高的感情。他的那颗蓄满博爱的“牛心”,似乎就在字里行间滚动着。 这些孩子都是聋哑人,他们怎么能听得见乐曲,又怎么能随着乐曲的节拍而翩翩起舞呢?困惑,不解的困惑。 我站在教学楼二楼的阳台上,观看着,思索着。 没有统一舞姿,没经过综合排练,教师和学生根据自己心灵的体验,都自由发挥,用各自不同的形体语言,诠释着他们心中的歌。大音无声,他们心中的歌,他们用心是能听得到的。歌词就流淌在他们的血液里,他们的心脏和校歌的乐曲一起律动。象鱼儿在水中游动,象小鸟在天上飞翔,他们举手投足所划过的弧线,是自然的和谐,是和谐的自然。这是心灵之舞,这是生命之舞!任何刻意编排的舞蹈,都未必适合他们,也不可能象他们现在这样跳得自然,跳得生动,跳得感人! 先天不足,丝毫不应该影响他们生命的尊严,此时此刻,我再也抑制不住情感的冲动,眼泪哗地涌出眼眶,孩子们用他们高贵的舞姿,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是的,“我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世界多善良;我们都有一颗美丽的心,世界真美丽。” 牛群是这样写的,牛群也是这样做的:当时,他刚把牛群特教学校更名为五子牛特教学校,他说,他要“做五大洲孩子的牛,让五大洲的孩子都牛起来。”并把自己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都捐赠给了中国慈善总会。 牛群在捐赠的同时,做了几项公证:牛群特教学校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属于他的部分;他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的近百个商标的所有权、开发权、使用权和获益权;他从今往后,所有的广告费和劳务报酬,也都无偿地捐赠给了中国慈善总会,用于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同时,牛群还做出一项决定,将来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他因何种原因故去,尸体供就近医院解剖,然后一烧一撒,不设灵堂,不举行任何形式的吊唁活动。他的这一善举,不仅轰动了整个中国,而且在西方世界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爱是没有国界的,而博大精深的爱,更是人类文明至高无上的尊崇。 捐出去了。有形的和无行的都捐出去了;现在的和未来的也捐出去了。资产捐出去了,人也捐出去了。一是毫无保留,二是昭示天下。牛群和盘托出的是爱心,披肝沥胆的是真诚。在这几份公证面前,我为我原先的“担忧”感到惭愧,原本是文艺界一颗灿烂的“流星”,现在已经成了爱心世界一颗耀眼的“恒星”! 为什么牛群在蒙城天天做着好事、善事,而非议和毁谤还一直在伴随着他?这里面绝大部分人和我一样是因为不了解真实情况而产生的“误解”和担忧,那么另外一些尖刻的甚至是恶意批评呢?“牛群现象”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一度甚至成了社会的热门话题。于是,我便有了“调查牛群”的冲动。 近两年来我前前后后十六次去蒙城,一次去北京,获取了大量鲜活而生动的素材,但与“牛县长”的整个工作相比,我的占有资料还远远不足。这部长篇报告文学不可能尽显牛哥风采,也不可能回答读者所关心的全部问题。好在“用心说,嘴里没有假话”,那么,我们沟通起来就容易得多……

第 一 章

走牛上任 牛群怎么到蒙城当这个副县长的,是谁动议又是谁出面把这头牛“牵”来蒙城的?牛县长“挂职”的社会意义何在?强烈的社会反响说明了什么?这是我们首先关心的问题。故事的开头颇有些戏剧性。那是2000年的9月,蒙城县五洲食品集团**总经理于世民专程跑到北京,请牛群做他们**的形象代言人。在此之前,于世民并没和牛群打过交道,他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位明星。但他熟悉牛群文化艺术发展有限责任**总经理韩颐和。韩先生是很有些名气的,是他发明的“飘扬器”让国旗无风也能飘扬,据说香港回归的时候,交接仪式上中、英两国国旗“迎风招展”,使用的就是他发明的“飘扬器”。这位著名策划家也是牛群**的“掌盘人”。韩颐和的原籍也是安徽人,也许正是一口乡音,拉近了他和于世民之间的感情,“商机”也使得于世民和牛群有了零距离接触。听说于经理来自全国第一养牛大县,牛群顿时来了精神,他不无幽默地对于世民说:“你有群牛,我有牛群。你有牛肉,我有牛啤。喝我的牛啤,吃你的牛肉,咱们搭配起来正好。”牛哥做于老板**产品形象代言人的协议,就在这位笑星的笑谈中,三言两语敲定了。韩颐和用“五洲牛,牛五洲”的广告语取代了“五洲牛肉,好吃不贵”的广告语,并重新策划设计了外包装。好家伙,当牛群竖起大拇指,称赞五洲牛肉干的笑脸,往包装袋上一印,五洲牛肉干立马走俏起来,当年10月在石家庄全国糖酒会上大获成功,且不说一百三十一份定单,仅现金交易就达30 多万元。(现在五洲牛肉真地走向了五大洲,年销售额一翻再翻,已是过去的十多倍,我去蒙城采访的时候,据说定货需要提前预付资金三个月呢!牛群那张夸张的笑脸,已经深深印在了消费者的心中。)消息传到县委书记孙克杰和县长陈坤廷的耳朵里,两位领导一合计,为了推动蒙城牛经济的发展,何不进京牵牛,去请牛群当蒙城县的名誉县长,为整个蒙城的发展献计献策。想到就干,11月17日,孙书记带着县人大、政协几位领导赶赴北京拜访牛群。孙克杰诚恳地说:“蒙城是全国第一养牛大县,你牛群本应该属于我们蒙城,请你屈驾当个名誉县长,这不仅是书记、县长的意图,也代表了全县116万人民的意愿。就不知道你这颗大明星赏不赏光了,我的面子是薄了点,可一百多万人民的面子并不薄呵!” 这位县委书记的话,深深打动了牛群,激情明星顿时冲动起来,“您说哪去了,不仅是我,再大牌的明星也是人民群众捧起来的。牛群到群牛中去,这是回家呀!” 蒙城的几位领导都笑了。孙克杰趁热打铁,又将了牛群一军,“那你同意啦!我来的时候就和班子里的人打过赌,不能牵牛回蒙城,情愿让牛撞倒在京城。” 又是一阵笑声。牛群也乐了,“哎呀,您这个伯乐不相马,却相牛。好在老牛识途,不用牵,不及扬鞭自奋蹄。” 孙克杰一本正经地说:“牛哥,我们是一家人了,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不必客气。” 牛群流露出不要当名誉县长的想法,他说“我是个实在人,太虚了没什么意思,要干就干实的。” 韩颐和不愧为策划大家,他向孙书记献策道:“牛群的人品、水平都是一流的,他一心想着如何回报社会,如果让牛群到中国第一养牛大县当个挂职的副县长,不仅有利于牛群施展他的才华,也能充分利用牛群这个品牌推动蒙城的经济发展。而且明星挂职尚无前例,其深远意义怎么估价都不过分。” 孙书记听后非常高兴,当场便拍了板,“太好了,一言为定。我们可是求贤若渴呵!组织上的事情由我们来办。” 现代出版社的确有现代意识,社长吴江江对孙克杰书记代表蒙城人民前来“牵牛”,也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他说:“牛群是人民艺术家,他本来就是属于人民的,全国第一养牛大县来请牛哥去做县官,这不仅是牛哥本人的荣誉,也是我们出版社的荣誉。”这位温文而雅的出版社长出口就很大方,“牛哥在你们蒙城挂职,工资和补助依然由我们发。” 牛群插话:“出差经费我自己解决,也不用蒙城财政一元钱。” 吴社长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客人们说:“牛哥上任的时候,我们无以相助,只能给那里的老百姓带些书去。” 不仅孙克杰一行被深深感动了,牛群也心头一热,几乎落下泪来,多好的“娘家”呵!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不是“婆家”盛情难却,他是不会“出嫁”的,无论如何不会“出嫁”的…… 这后来的办事效率非常之高,堪称政坛的一段佳话。中共安徽省毫州市委组织部于2000年11月27日先给牛群所在单位现代出版社的上级主管部门发了商请函;11月28日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党委即将“同意”的函件发回蒙城;12月1日中共毫州市委组织部下达文件,正式任命牛群为蒙城县副县长(挂职);12月12日,蒙城县人大常委会依照法定程序全票通过了《关于提请任命牛群挂职副县长的报告》,并向牛群颁发了《任命书》。牛群是2000年12月27夜间赶到蒙城赴任的,他的任期从2001年元月1日始,到2002年12月31日止。两年时间并不算长,毫州市委、蒙城县委、蒙城县人大却在中国开了“破规任命”的先河,牛群也将走一条具有牛群特色的“县长之路”,这对我们国家僵化而又沉腐的人事制度,无疑是一个冲撞。但同时又是一个创举,事件的意义已经超过了事件的本身。诚如北京国际商务学院教授、著名创新思维专家许国泰所言:牛群到蒙城任职副县长,有着深刻的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内涵。“仿佛是一个中子,打入了官本位体制反应堆,必然要产生核裂变。” 正因为如此,新闻媒体才炒得沸沸扬扬,各大网站更是众说纷纭。赞扬和支持者有;关心和怀疑者有;反对和指责者也有。褒贬不一,毁誉参半。支持鼓励的报道我们姑且不论,批评和怀疑的文章最具代表性的观点,当数“演而优则仕”了,有人质疑牛群上任的合法性。蒙城县人大常委会是蒙城最高权力机构,他们通过的任命对于蒙城人民来说,最具权威性,也最具合法性。某些人可能习惯了领导眼里出领导的“奴才人事”制度,对于“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创举,总感到不大对味,这是可以理解的。笔者感到惊讶,牛群还没到任,一本反对他的书《牛皮不是吹的》已经面世,讥讽牛群偏离了“牛道”,变成了一个“牛油子”。该书作者自以为是,竟然为牛群“设计”起人生轨迹来了,牛群不按他的“设计”去走,便是偏离了“牛道”,这也够荒唐的了。牛群文化艺术发展有限责任**总经理韩颐和以三个“不公”来评价《牛皮不是吹的?》一书:“如果披露一件事,作者应该有实事求是的态度。作者对牛群和我都没有经过任何采访,在短时间内完成这部书,写得很片面,很尖刻,在书中,牛群被丑化了,这对媒体不公,对读者不公,对牛群不公。他不了解感情丰富、思想深刻、心地善良的牛群,一个愿意为社会做出极大贡献的牛群。每个人的潜质不同,牛群多才多艺,他当相声演员,做出版,当县长,都是为社会、为人民做贡献的事情,而且已经为蒙城当地带去了经济和社会效益,不能认为他曾经做过什么就应当干什么。” 可见, 牛群没有变“油”,倒是那位作者抹了一身“牛油”,便不知自己为何许人了。牛皮固然不是吹的,但牛皮也不是“锥”的,伤害“牛身”的锥子同样可以休也!牛群面对非议却一笑了之。他说:“支持我的人和反对我的人,都是关心我的人,或者说是关心蒙城发展的人。对他们,我第一是感激,第二还是感激。感激那些支持我的人,为我擂响了出征的战鼓;感激那些反对我的人,为我及早敲响了警锺。” 果然气度宽宏,牛群的雅量理所当然地赢得了人们的尊重 ……

蒙城地处淮北平原中南部,东邻蚌埠,西邻阜阳,南边是淮南市,北边是淮北市。所以蒙城人民一直渴望把自己的家园建成淮中市。这是一块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几个石头磨过”的 “ 小儿时节”, 人类已经在这里繁衍生息,商朝建嵇方国。战国时期,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庄周就出生在这里,他并在漆园做过官。这位道家“鼻祖”击盆为歌给妻子送葬的旷达、嘲拒相国安贫乐道的淡泊、以及他“无道自然无为”的学说,不仅印在了史书上,也深深烙在了蒙城人心中。这里也是北宋著名爱国将领高琼和刘金定的故里,又是近代史上捻军起义的发祥地。文苑武功,可以说代不绝书。以尉迟寺为代表的古文化遗址,和那1700多年的万佛塔,更是蒙城人永久的骄傲!牛群未到蒙城任职之前,已经从书本上了解了蒙城,他深深地爱上了这块土地……

在接到蒙城县人大“任命书”的第二天,牛群就召集京城的几位好友到他的“牛棚”相聚,有社会名流,也有经济学家。牛“知县”煞有介事地说:“请你们来,是为我们蒙城的经济发展出出谋,也是为我这个新县长献献策。”不愧为是艺术家,进入角色之快,连朋友们也感到吃惊。距离赴任的日子还有50多天,牛群就委托著名平面设计家徐小容女士为他设计名片。可见笑星“挂职”非但不是“搞笑”,而且有一种庄重的使命感 。他的这种“使命感”和他的那份“庄重”,从这一点一滴的小事中,我们应该能够真诚地感受到……

徐小容和牛哥合作过多次,轰动全国的“牛眼看家”巡回展,先后在全国38个大中城市展出,每到一个城市都要设计一枚纪念封,这些邮品都是出自小容之手。一个高品味的展览,用“纪念封”来作为纪念,这就是名人之所以为名人。虽然是一张小小的名片,牛群认真,小容也认真。2000年11月6日,徐小容女士专程从北京赶到蒙城,她要找找艺术的感觉,既然是为牛群设计在蒙城当县长的名片,就不能不考虑蒙城的地域文化背景。蒙城县委办公室热情接待了徐小容,并安排女秘书孙颖全程陪同。她陪她看了尉迟寺古文化遗址,看了庄子祠和万佛塔,也讲了许多蒙城的历史和现状。三天下来,徐小容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设计的“灵感”不知藏到哪里去了,就是出不来。孙秘书说:“我有个同学叫张真,他是学美术的,对庄子也有研究,你找他谈谈,也许会对你有所帮助。”于是当天晚上,小容便独自去拜访了张真。走进“逍遥楼”,步入四楼张真的家,徐小容女士楞了:一张大席铺在地下,垫的褥子和盖的被子都散乱地堆在席子上。他没有美术工作者通常用的画案,而房子的一面西墙就是用木料装饰的整体画板。站在画板前面壁作画 ,很有味道。什么叫立志?也许这就叫“立志”!张真正在涂抹一幅山水画,他立即放下毛笔,腼腆地看着客人笑。小容眼睛一亮,随口夸道:“画得不错,我来打扰您了!” 张真有些不好意思,他打量眼前这位不速之客:慈善的面孔,亲切的笑容,虽然带着一副近视眼镜,却遮不住她眼神中那智慧的光泽。“听我同学说,徐老师要找我了解一些情况,我孤陋寡闻,不知你想了解哪方面的?” 小容笑道:“甭客气!牛哥叫我给他设计名片,我是来找感觉的。我们随便聊,您就谈谈庄子好吗?” 张真请小容坐下,自己也拉把椅子坐在她的对面,开门见山,坦陈己见:“要了解庄子,必须了解涡河。为什么涡淮地区出现老子、庄子,而齐鲁地区则出现孔子、孟子呢?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谁明白了这个道理,谁就明白了那个地域的文化。涡河流域崇尚殷商文化,商汤都亳,一部尚书15次出现亳字呢。商人尚玄色,亳州人至今盖房大门漆成黑色,棺木也是黑色,可见殷商文化深刻到九泉之下了。玄与旋同音,因此,这里的人们把养育他们的母亲河叫做涡河,涡就是旋涡呵。殷商文化崇尚天道,老子和庄子都不是‘天道’的发明者,而是‘道’的终结者。自殷商之后,已无天道,而尚周礼。生活在亳州、涡阳、蒙城一带的殷商后裔并不买周礼的帐,崇尚的依旧是天道。孔子声嘶力竭地叫喊要‘克己复礼’,老子却笑他无知。这就是文化的差异,号称礼仪之帮的齐鲁大地必然产生孔、孟,而崇尚玄色的涡水之滨必然出生老、庄。” …… 徐小容一边听着一边不住地点头,显然她很欣赏这位后生的见解。接着,张真话锋一转,笑道:“牛群应该到蒙城来,这里是他最好的归宿。庄子有段名言,‘夫大块载我一形,劳我一生,安我一老,息我一死。’这段话用来形容老黄牛是多么恰如其分!庄子说这话就是等着牛群到这里来的……” 徐小容被张真充满智慧的语言和浪漫的情感所打动,她突然有所感悟,创作的灵感恰似一个旋涡在她的脑海里打转。后来,她为牛群设计的名片:左上方是一个牛头的图案,牛头的背景就是黑色的不规则体,而牛头中央则有一个“涡状”的牛头穴…… 名片,一张小小的名片,它能为我们折射出什么呢?小容是平面设计大师,北京2008年奥运会的一项设计,在全世界招标,她的作品已经入围前80名,可见她的设计水平是“超一流”的。小容是牛群的朋友,牛哥在“牛棚”召开的献计献策会,她参加了。牛群真诚地对“圈子”里的朋友说:“我的名和利都是厚爱我的亿万观众给的,我早就想回报社会。恰巧蒙城党政领导给了我这个机会,给了我这个表现的平台,我一定好好做人,好好做事。”他的那颗赤子之心,朋友们是能够看得见的。牛群请小容为他设计名片时,也一本正经地说:“哎,这可是形象问题。名片是我个人的,可我代表的是蒙城县人民政府,出去招商引资,名片一递,它就能反映我们蒙城人的素质。”牛哥如此深情地投入,如此看重县长这个“角色”,这才促成了徐小容的蒙城之行。哦,名片不仅仅是个名!

12月29日上午,牛县长任职会在县委小礼堂举行。会场的会标定名为“蒙城县新世纪产业化启动大会”,蒙城人民对牛县长所寄予的厚望由此可见一斑。军乐队和手持花环的少年儿童组成的欢迎队伍早早来到礼堂门前,动人的乐曲演奏了一首又一首,孩子们唱呵、跳呵,分明是数九寒冬,小城却仿佛走进了春天。8点25分,牛群和他的随行人员被花环簇拥着走进会场,潮水般的掌声让牛群深深感受到了牛乡人的爱!我们的明星当然不会让蒙城人民失望,读一篇《牛县长日记吧》,看一看他是如何“登台”,又是如何的“表演”的——

作者:高正文 来源:高正文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