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栏目 >> 获奖作品 >> 内容

调查牛群3

时间:2011-11-2 12:18:42 点击:

  核心提示:第 二 章比牛更牛 牛群是12月27日深夜一时到达蒙城的,陈坤廷县长亲自去合肥机场迎接。第二天,牛群没有休息,虽然还没正式上任,却忙着要下乡看牛。 28日上午9点,牛群在县委书记孙克杰、县长陈坤廷等主...

第 二 章

比牛更牛 牛群是12月27日深夜一时到达蒙城的,陈坤廷县长亲自去合肥机场迎接。第二天,牛群没有休息,虽然还没正式上任,却忙着要下乡看牛。 28日上午9点,牛群在县委书记孙克杰、县长陈坤廷等主要负责同志的陪同下,驱车直奔小辛集乡潘巩村。这个村最早是以种植业结构调整出名,后来成了蒙城养牛第一村。所谓第一村,不完全是因为这个村的养牛业出名,还因为胡锦涛同志曾到这个庄视察过。养牛让这个村改变了摸样,绿树掩映着一排排楼房,家家户户都养有几头牛,好一派“骑牛”奔小康的农家景象。听说牛县长要来庄子里看牛,周围五里八村的农民都赶了过来,村子中间的广场挤满了人。平时不要说是县官,就是市里里来人,老百姓也没谁稀罕。更不要说省里来大官了,官越大,出行的阵势越大,“警卫”的队伍早把老百姓给“隔离”了。牛群这个县官不一样,老百姓把他看成是“自己人”,即便县里出动警察维持秩序,也休想把他和群众“隔开”。牛群一下车就被自觉赶来的群众围得水泄不通。“牛县长你好!”“欢迎牛县长!”不仅潘巩村的村民们热情好客,来看热闹的其他村的村民们也都争着向牛群问候。牛县长像在舞台上一样,笑容可掬,一边和乡亲们打着招呼,一边自言自语“哇,牛庄的乡亲们这么热情!”恰在这时有头牛扯着嗓子叫了一声,他马上笑着对周围的群众说:“你们听,俺兄弟叫我呢!”现场立即爆发出一阵笑声和掌声。潘巩村的广场成了牛群即兴“表演”的舞台,他的那张笑脸和他特有的幽默语言,一下子赢得了群众的好感,他们为自己有这样一位县长而感到由衷高兴!村子路两旁拴着的都是一头头品种优良的黄牛,牛群穿过这些“牛群”,在小辛集乡党委副书记、潘巩村支部书记李恩峰的带领下,来到了农民李帮喜家。院子里几头膘肥体壮的“外籍”牛立刻吸引了牛县长,“好家伙,这么壮的牛是什么品种?”主人答道:“西门塔尔”。“几年能长这么大个?”牛群问。“几个月呀,这牛见长呢!”主人答道。牛群很关心牛农的收入,他和李帮喜一家啦起了牛经济,从牛饲料谈到牛价钱…… 来自北京、上海、天津、合肥等地的七十七家新闻单位的记者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因为一个牛群,蒙城注定要扬名了!记者他们将牛群和他身边的人团团围住,除了照相、录像以外,也见缝插针采访牛县长。牛群既向牛农了解自己关心的问题,也风趣地回答记者们提出的问题。一头牛没见过这么大的势子,扭动几下身子,差点踩到一位记者的脚。牛群忙拉过身边的那位记者,不失时机地幽上一默,“你拍的时候注意点镜头,也给俺兄弟一点,不然俺兄弟要是犯了牛脾气,提你的意见,踩你一下可不轻。”记者们笑了,围观群众也笑了。接着,牛群抚摩着那头黑白花牛的耳朵对记者们说:“这牛是我的好兄弟,来,给俺哥俩合个影”。那头西门塔耳牛似乎能听懂牛群的话,和牛群合影一副“亲情”劲。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硬是从人群中挤到牛群身边,昏花老眼几乎贴在了牛群的脸上,“哈哈,真是他,和电视上讲相声的牛群差不多。”听说这位老人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如今养牛也过上富足的日子了,牛群很激动,他拉着老人的手,请记者们也为他俩照了像。牛群姓牛也属牛,他对牛的感情是异乎寻常的。在“牛庄”牛县长和农民侃牛、侃自己,妙语连珠,趣味横生。他的那些话,我们从他的日记中同样找得到——

[牛群日记摘抄 之二]

关 于 我 的 名 字

老是有人问我:“牛群”是你后改的名儿吧?还真不是。我脑袋冲下的时候,也就是说要出生那一伟大的时刻,我就叫“牛群”了。这是老爸给起的,老爸有学问,他给孩子们起名儿都有讲。姐姐叫牛步,老爸希望她一辈子象牛一样,一步一个脚印;大哥叫牛路,就是希望他人生之路要象牛一样扎扎实实;二哥叫牛铎,就是牛脖子上的铃铛…… 到我这儿,老爸省事儿了,一想已经养活一群了,甭管再生个什么东西,就叫“牛群”吧。 “牛群”是大号,按老家习惯,我还得有一个小名儿。“里称名,外称号,留着小名儿爹娘叫”。我的小名儿漂亮:小牛儿。巧的是,我又生在了牛年。更巧的是,我儿子也属牛,比我整整小三轮。这倒不是策划的,那年头儿不兴策划。再说这类事儿不好策划着呢。 36岁得子,不容易呀。所以给儿子起名儿我肯定是高度重视。其实人家多少岁得子也不会低度重视。反正我是高度重视了,一定要给儿子起个好名儿。一个人的智慧毕竟有限,于是我有奖征名:谁起的名儿一经选中,奖励人民币15元整,这是八五年的事儿。当时15元是我三分之一的工资。看来,大伙儿要都开动脑筋,起那名儿是丰富:牛头,牛角,牛皮,牛肉,牛尾,牛黄,牛下水,牛杂碎……反正牛身上那点儿零件儿都起遍了,就差叫牛屎了。最后选中了姥爷给起的名儿:牛童。牛童,放牛娃的意思。多有诗意,一幅水墨画啊。牧童骑在牛背上,戴个斗笠,吹着横笛儿。放牧着牛群,就是放我呀,我也是甘为儿孙当马牛。从那天起我突然明白了:我是牛命,这辈子算是离不开牛了。我也不想离开。我喜欢牛,太喜欢了。我经常觉着自己就象一头牛。我就象一头耕牛,只问耕耘,不问收获……这是不是算糊涂牛哇?我就象一头奶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我哪有这功能?我就象一头牦牛,冰天雪地,闲庭信步……我还有这闲功夫?我就象一头斗牛,头破血流,一往无前……给大伙儿找乐儿呗。我喜欢所有的牛,因为所有的牛都是把自己的所有献给了人类。只是人类在歌颂牛的献身精神时,总爱强调牛的毫无怨言。这不是真的。不必设身处地,不必换位思考,更无须身体力行。只要宰杀牛的时候,在它身边看看就行。几乎所有的牛都会落泪。这是我亲眼所见。我不是反对人们吃牛肉,喝牛奶、扒牛皮、抽牛筋、用牛毛……牛身上都是宝哇,就连牛得了胆结石,叫成牛黄,人们也不会放过,还要入药治病。我只是想替牛“讨个说法”。在蒙城县尉迟寺遗址的发掘过程中,考古专家惊奇地发现了五千年前新石器时期,原始人聚居部落里有人工饲养牛的骨骼。这也充分说明蒙城今天成为全国第一养牛大县是历史的必然。炎黄子孙世世代代耕种锄刨与牛为伴。就连美丽的神话都是牛郎和织女的故事。无法想象没有牛,中国农民能否走到今天?老黄牛是黄皮肤几千年的朋友,老黄牛是黄皮肤几千年的写照:忠厚,老实,朴素,勤劳,坚韧,奉献。人与牛的交融不只属于历史,新世纪的今天更是情结有加。前些天,我在三峡慰问演出时,曾问过在场的几万名观众:谁敢说自己跟牛没有关系?没有。一个没有。谁姓牛、属牛不算,谁没吃过牛肉?谁没喝过牛奶?谁没吃过牛黄?谁没扎过皮带?谁没穿过皮鞋?谁敢说没有?统统没有?那他跟牛就更有关系了-——吹牛。我只是想替牛“讨个说法”。中国的国花是牡丹,据说是武则天她老人家指定的。既然有一段历史故事,大家又津津乐道,别的花也就甭争了,因为争前是需编故事的。那么,中国的国兽应该是谁呢?我以为非牛莫属。没有任何动物能与牛相提并论。让熊猫担此重任,熊猫应该汗颜。熊猫没有历史贡献。起码史书里没有记载古代人耕种锄刨与熊猫为伴。没有熊猫与织女的神话。熊猫没有精神。我只知道“要做革命的老黄牛”,却很少听到“要做革命的老熊猫”,“俯首甘为大熊猫”,“老熊猫明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废物”之类的提法。熊猫没有实用价值。反正我是没吃过熊猫肉,喝过熊猫奶,我估计那玩意儿规模化饲养活不了几只。不会有什么经济增长点。熊猫没有富强象征。股市就是明证。所有的股民都希望牛市而决不喜欢熊市。我们何尝不企盼我们的国家永远呈牛市呢?牛群到蒙城的牛群中肯定是牛缘。但我举贤不避亲。我只是想替牛“讨个说法”。因为那些眼泪,我怎么都忘不了。牛是通人性的,牛为人献出了一切,人只给牛一个荣誉,其实不难。干嘛非把荣誉给些废物呢?

牛群注定是牛命,他和农民打得火热,一见农民就有说不完的笑话,那种亲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他第一次下乡就访问了两个养牛大村,又参观了全省最大的个体养猪场,还看了柳林黄牛大市场,最后又和陈坤廷县长一起为刚成立的“蒙城县黄牛开发中心”剪彩。赵兴业不仅是蒙城的养猪状元,也是“个体养殖全省第一家”,他的现代化养猪场有上万头良种猪,仅固定资产就多达三千万。牛群听说这位“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农民”只奋斗了十年,就有如此大的成就,拍着他的肩膀对围观的人群说:“靠着十大杰出青年农民带头,什么难关我们都能闯过去。”他又指着一头正在“散步”的大白猪说:“咱们牛县的猪长得也像牛似的,连猪都不懒了,在那儿搞健身运动,咱们致富还能没有希望吗!” 在柳林黄牛大市场,黄牛交易正是高峰,他当着上千名父老乡亲的面,大声向镇委书记和镇长喊道:“这是省级的黄牛交易大市场,咱要把它换成国家级的,世界级的,让咱们的黄牛也有出国旅游的机会!” 他把幽默带到了农舍、猪场、乡村、牛市,他的“脱口秀”扔响了一大串“包袱”,他那艺术家特有的激情更是强烈地感染着每一个人!他要把柳林省级的黄牛交易大市场,变成国家级的,这有可能,他要把它变成世界级的,未免夸下了“海口”,夸张是艺术的一个特质,这话若从真正当官的嘴里说出来,就叫“吹牛”,但从牛群口中说出来,不仅具有强烈的鼓动性 ,还有几分幽默感!自从牛群踏上这块土地,蒙城几乎是一夜成了名,那黄牛的价格呀,是天天看着往上涨,就连西藏、新疆、内蒙一些地方的大客户,都跑到蒙城来买牛。我采访期间,恰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县委副书记王建平亲自带领一个小组在柳林驻点收牛,他说:“加入WTO以后,库车县把农业结构调整的重点放在养牛业上,我们从电视上了解到牛群在养牛大县蒙城当县长,就赶了过来。新疆的老百姓也都喜欢听牛群的相声,这叫爱牛及牛呢!”他说他打算买近3000头优质牛运回新疆。第一养牛大县多少年没叫响,是牛群把它“吹”红的。心连心艺术团在三峡慰问演出,牛群竟能牵着一头黄牛上场,说,“我是来自全国第一养牛大县,俺代表蒙城县116万父老乡亲向三峡人民问好!”这场演出在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黄金段播出以后,蒙城的群牛傍着他们的县长牛群便一下子出了名。柳林镇是蒙城县的养牛大镇,现在柳林黄牛大市场出现了空前繁荣的景象,这些变化就是典型的“牛群效应”。牛群没到蒙城任职以前,每集黄牛上市量只有30多头,而今柳林大市场的每集黄牛上市量在1000头以上,成交量也有300多头。如今的成交量是过去上市量的10倍,2003年黄牛交易成交额将近一个亿!不光周边省、市客商来,全国很多地方客商也都来。现在柳林黄牛大市场是买全国、卖全国。还为当地培养了500多名牛行人、牛贩子。牛群要把这个市场由“省级”变成“国家级”的,在他任职期间已经达到了,虽然国家没有正式命名,实际上已经达到了。采访中,许多“牛行人”告诉我,外地人争向到蒙城来买牛,多半是冲着牛群来的。他们喜欢牛群,关心牛群。“春江水暖鸭先知”,牛群给蒙城老百姓带来的实惠,“牛行人”和养牛农户是最清楚的。为了牛乡发展牛经济,牛群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牛群要到全国第一养牛大县蒙城任职副县长的消息媒体一公开,便引起了一位“牛博士”的极大兴趣,他就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畜牧兽医学院博士昝林森先生,他是中国良种黄牛育种委员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也是陕西省秦川肉牛繁育改良推广中心总畜牧师。昝林森博士曾给牛群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表达了他对牛知县的敬佩和支持。信上说牛群到全国第一养牛大县任职,不仅是蒙城人民的荣幸,也是他们黄牛养殖专家的荣幸,表示要给予牛县长应有的支持和帮助。牛群当时还在北京,读了来信很感动,他立即邀请“牛博士”到他家做客,听他在自己的牛棚谈经论道。牛群现在侃起“牛”来十分内行,其中不少知识是从昝教授那里“批发”的。在他当县长快满一年的时候,2001年12月3日,牛群又特地把“牛博士”请到蒙城,请他给农科人员讲课,请他给蒙城的牛业“把脉”,请他给蒙城的牛经济发展出主意。“牛博士”从黄牛的繁育、饲养到产业发展,洋洋洒洒,高谈阔论,使牛乡人很振奋。昝林森博士说:“蒙城黄牛有了这么好的产业基础,又牵来牛群这头伟大的牛,有名有实,一定会创造历史的辉煌,这里也必将成为中国牛业发展的圣地。” 经昝林森博士牵线,牛县长随后又专程前往陕西杨凌农科城取经。据新华社2001年12月17日报道,牛群在西安期间分别考察了杨凌金坤生物股份有限**、克隆动物基地、陕西省秦川肉牛良种繁育中心,并与畜牧专家们进行了座谈。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学科研产业试验示范基地、陕西省秦川肉牛良种繁育中心还向牛群赠送了一头一岁大的纯种秦川种牛。而牛群则即兴说了一段有关养牛致富的单口相声作为回报。牛群到蒙城任职刚刚一个月,美国百绿集团有限**就派代表同牛群洽谈,并很快签订了合作协议,该**向蒙城无偿提供牧草种籽。用牛群的话说:“我们蒙城的牛很快就会吃上美国草了,蒙城的牛也要吃西餐了。” 牛价上涨,规模饲养就提上了议事日程。在牛群的支持下,有识之士要在蒙城投资兴建牛园。据《中国牛网》相关报道说,这个项目的技术负责单位是县畜牧管理局,牛园将利用日本“黑毛和牛”品种资源和工程胚胎技术,快速繁育,并通过选育、培育“和牛”的核心群,同时开发利用核心群“和牛”基因,生产优质肉牛,为培育我国自己的优质肉牛——“中国肉牛1号”新品种打下基础…… 牛群做五洲牛肉形象代言人,使五洲牛肉“牛”五洲的故事,前边已经提到了。其实,自牛群当了蒙城副县长以后,许多民营企业他都给予关注,帮他们在北京、上海联系销路。他曾为牛王“皮业”一次就签了3000吨的牛肉供货合同,如此大的定单,一家企业不能满足,这就促进了一批牛企业的横向联合……  牛群自到蒙城就不停地跑,往农村跑,往企业跑,往外地跑,他要熟悉本县的情况,也要感受外地的情况,大至蒙城的县域整体规划,他必须关心,小至发不出工资的小型企业的复活,他也要过问,他天天琢磨着怎么样让老百姓兜里能存点钱得点实惠,务虚的,务实的,整体的,局部的,眼前的,长远的,他都琢磨。不是他一个人琢磨,而是他的“智囊团”都在琢磨。要取得老百姓的信任,必须有办法解决眼下的问题,怎么办,只有做活牛产业,做大牛文章,让牛文化、牛经济、牛科技、牛品牌有机结合起来,把握住蒙城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韩颐和为牛群出谋划策更大胆,不仅要建牛圆,还要建牛街、牛市,再创办一所牛群经济大学,就简称“牛经大学”。牛群到任不久,就被聘为安徽大学中文系的兼职教授,安徽大学在蒙城就有一个教学点,牛群是很有这份“野心”的,他想通过努力,将来把安徽大学教学点办成他的“牛经大学”!不料,他受聘安大兼职教授的消息一公开,舆论又是一片“声讨”:南京大学一位教授竟然说,“牛群不要说当中文系教授,当中文系学生都不够格。”其实这位教授也是“孤陋寡闻”,他对牛群并不了解,牛群曾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早在1997年、1998年他就是南京师范大学客座教授、新疆大学和四川大学新闻系兼职教授了,还在北大、清华等几十所高校作过报告。蒙城是安徽大学“生产力促进中心”的试点县,牛群担任该中心名誉主任,他的应聘是顺理成章的。牛群此举的全部动机就是想借安大这个科技项目转化的平台,为牛乡的中小企业培养一批高科技人才。为了发展牛文化,牛群提议创办了《中国牛网》,他亲自担任主编。版面除“牛都新闻”、“科学养牛”、“牛业资讯”“牛相星运”、“牛文化”等栏目外,还特设了“牛群在线”、“牛县长招商”等热点栏目。正因为他经常在线,和网民交谈,网民访问率骤然攀升,现在每天点击的多达十几万人次。作为副县长,也作为主编,牛群对《中国牛网》倾注了大量心血,从页面设计到栏目设置,他都亲自过问。他为扬子产品做形象代言人,厂家送给他一辆新型扬子皮卡车,他也赠送给了《中国牛网》。他指示蒙城县广播电视局:要千方百计吸引企业到网上来做广告,发布信息,把相关的业务做活,做大,一定要把《中国牛网》办成全球最“牛”的网,最大的牛的信息网…… 牛群说起“牛经济”已经十分内行,牛的饲养,从早期的草种选择,饲草种植,到奶牛和肉牛的分类;从牛的促长催成到牛的规模饲养;从牛肉、牛皮、牛毛、牛骨头、牛血、牛黄的深加工,到系列产品的开发;他都有非常深刻的见解,当然这与昝林森博士的帮助分不开。牛群谈起“牛文化”就更内行了,当然他谈的不仅仅局限在饮食文化、 民间艺术、和与牛相关的童话、 成语、谚语、 绘画、民俗 、 传说 、典故等等,而是把牛文化放在蒙城的自然资源,人文资源、历史资源的大背景下融入自己独特的思考。蒙城的原始聚落遗址,考古专家们认为可能是世界遗址,这里挖掘了一万平米,就挖出来一万多件文物,还有九万平米待开掘,这里有人工饲养牛的骨骼,证实了现在蒙城成为全国第一养牛大县是历史的必然。这里有庄子,庄子是世界的第一,也是世界的唯一,老庄的文化在欧洲风行和蔓延。牛群认为未来的旅游业肯定会从游山玩水向人文旅游发展,这是一种历史的发展必然,也是与世界接轨的趋势。他觉得牛文化、遗址文化和庄子文化构成了蒙城旅游资源的三足鼎立,仅就这三个方面而言,他在蒙城要干的事也太多太多了。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希望蒙城的牛早日进军欧洲,能够取代疯牛病的牛!”他的激情感染着身边的党、政领导,也强烈感染着老百姓!明星并非都是明白人,牛群也为明星们做出了榜样。他“玩”出了花样,也“玩”到了点子上。这样的县长哪个不欢迎呢?何况牛群干着“县长”的活儿,却不拿一分钱的工资,真是又叫“牛儿”好,又叫“牛儿”不吃草。恰恰牛群又俯首甘为蒙城牛,他的赤子之情显得很真挚,也很纯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是各级领导挂在嘴边上的话,但真正做到又很难。各地方都有自己的资源优势,蒙城的牛资源就是一个很大的优势。牛群没来之前,蒙城的“牛资源”许多仍然处于“冬眠”状态,虽然改革的春风吹了二十年了,这些资源尚未完全“激活”,要激活这些资源,必须要有核心资源。核心资源是什么,许多专家早就强调过了,那就是人才资源。有形资源如果没有人才资源的注入,就会“板结”,长期处于“冬眠”状态。牛群是亿万观众所喜爱的艺术家,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大明星,牛群的“名”是无形资产,和蒙城的有形资产一结合,蒙城这头“经济大牛”便突然间注入了无穷的活力,牛乡因“牛”而牛是丝毫也不奇怪的!


第 三 章

全 国 第 一

牛群到蒙城去的不只是他一头牛,而是一群牛跟着去了。他带去的也不仅仅是几个有高新技术的专家,还有新的思想、新的观念、和务实的作风。我们还是先谈谈尉迟寺遗址第二阶段的发掘吧,它是“中国原始第一村”,过去这个“第一村”除了蒙城人外,只是考古学家知道,在全国的知名度并不很大。尉迟寺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位于蒙城县城东北18公里处。此地曾有一座宏伟的寺庙建筑,相传是为纪念唐代大将军尉迟敬德而修建的。尉迟将军曾在此屯兵打仗,他的铁军纪律严明,从不扰民,而深受当地百姓的尊敬。还有一种说法,那座寺庙是尉迟敬德在蒙城督修万佛塔的时候,同时修建的。如今,那座曾辉煌许久的唐式建筑早己荡然无存,而就在这处古老建筑的下面,考古学家却发现了埋藏着已有5000年之久的宏伟的原始聚落遗存。这是一处属于新石器时代大汶口文化时期的遗址。大汶口文化距今约有5000――7000年的历史,是我国新石器时期由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演变的重要历史阶段,它与长江流域的河姆渡文化,共称为华夏民族的文明之源。泥土覆盖一切,也呈现一切。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989年成立安徽队,经过七个年头九个季度的大规模发掘,在尉迟寺遗址揭露出大汶口文化墓葬217座,灰坑149座,成排成组的大型红烧土排房41间,更重要的是,在聚落周围,还有一个南北跨度240米、东西跨度220米、宽25--30米、深4.5米的大型围壕把聚落团团围住,形成了一个非常严谨的聚落共同体。该遗址的发现成为大汶口文化考古的重大突破,1994年被国家文物局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2000年列为安徽省上报国家“十五”规划的大遗址保护项目;2001年9月被批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专家称该遗址为“中国原始第一村”。牛群说:文化层次越高的人,越想回顾历史;经济生活越高的人,越要追求文化。物质的东西是很单调的,而只有历史这个文化,几千年也咀嚼不透。他到蒙城任职的第三天,便怀着极大的兴趣去拜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安徽工作队队长王吉怀 先生。王吉怀 研究员小牛群三岁,也是山东人,1987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曾先后对河南、甘肃、青海、湖北、山东、安徽等地进行史前考古的调查、发掘与研究。1994、1995年他主持发掘的安徽蒙城尉迟寺史前大型聚落遗址,获得国家文物局颁发的“优秀工地奖”,业绩被载入《中国当代历史学学者辞典》、《中国专家人名辞典》、《中华骄子·专业人才卷》等书。他著述的《论大汶口文化尉迟寺类型》、《凸形石器考》、《从皖北大汶口文化看黄淮文明的历史进程》、《尉迟寺类型的学术意义》、《论黄河流域前期新石器文化的文化特征和时代特征》等论文在学术界影响很大。牛群握着王吉怀 的手说:“你了不起,你是中国世界上最牛的村长。” 考古专家也风趣地答道:“再牛的村长也在县长的领导下。” 牛群说:“大汶口文化遗址在我们老家山东泰安,那咱这个村的遗址和大汶口遗址相比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一谈到考古,王吉怀立即来了精神,他说:“这处埋藏了5000年的聚落遗存不仅弥补了大汶口文化几十年来缺少完整聚落的空白,而且还确立了大汶口文化一个新的地方类型——尉迟寺类型,成果连连轰动学术界。1994年,蒙城县人民政府和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在北京召开了尉迟寺遗址考古座谈会,在京的考古界专家对发掘取得的成果和学术上的重要意义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专家们认为,这样一处难得的好遗址,应该作为一项跨世纪工程进行全面揭露。史前建筑研究的权威杨鸿勋教授甚至把这个遗址称为一座金矿。” 牛群听了异常兴奋地说:“简单地说,在咱们这个村前边,只是发现墓葬,就没发现过聚落遗存,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原始第一村呵,咱们牛县连历史文化也最牛。” 考古专家充满了神奇的想象,他说,“是呵,自从大汶口人落户于尉迟寺一带后,在大力发展农业的同时,也在建造白己美好的家园,他们用集体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建造了中国原始社会史上从未有过的大型红烧土排房,这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牛群虚心请教道:“为什么叫红烧土排房?” 王吉怀介绍说:“ 红烧土排房的建造可讲究了,具有独特的工艺和建造方法。人们要先在地面挖出一个浅穴,四周挖出沟槽,然后在沟槽中栽上密集的木柱,,直至捆绑成一个房子模样的框架。这个房子不仅房顶是木头的,房子四面的墙体都是木头的。然后在木框架的两边都抹上泥,厚度大约抹到50公分左右,凉干后进行焙烧,最后把房子烧成一个坚实的硬壳,形成一个既保温又防潮的良好的居住空间。” 牛群说:“咱蒙城人在原始社会就聪明,真牛。” 考古学家也充满了诗情画意,“今天,我们虽然看到的只是房子的居住面和倒塌后的墙体,但当时共建家园的繁忙场面似乎又把我们带到了5000年前,从而使我们失去了时空的距离感,仿佛还能感受到先民们的体温。” 牛群笑了,“听说咱们村出的土文物也相当丰富,其中有不少土陶酒杯,说明咱蒙城还是酒文化的发祥地呢!” 王吉怀也笑了,“是的,尉迟寺人的饮食文化非常发达,生活用具器皿种类齐全,鼎、壶、罐、盘、碗、甑、鬶、盉、匜、甗、瓶、器盖、缸、尊、高柄杯、筒形杯、钵、长颈壶、短颈壶、陶箅子等等,日常生活中从蒸煮、烹饪到盛食、储存,都是配套出现。可见当时原始人的饮食生活丰富多彩。酒杯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但多数酒杯与今天的同类器相比,5000年的发展沿用只是质料的不同,没有形状的区别。这种器物的大量出土土,一方面说明当时人类可以用剩余的粮食来酿造美酒,也可以说明中国酒文化的发展由来已久。” 艺术家与考古学家的对话是浪漫与严谨的对话。王吉怀告诉牛群,“在尉迟寺出土的陶质制品中,陶纺轮的数量非常可观,它不但多于其它生产工具的数量,而且造型、花纹装饰都非常精制。从纺轮的数量来看,当时的纺织业已经相当发达,可以把含有棉质品、麻质品的纤维植物捻成线,织出最原始的布来。在发展衣着的同时,人们也在美化白己,他们用吃剩下的蚌壳磨制出漂亮的蚌饰,用玉石磨制出精美的玉坠,这是我们的祖先在审美意识上的发展” 牛群说:“白天男人们出去打猎、采集、耕种,女人们则在家纺线、织布。男耕女织,多浪漫的原始生活呵。” 考古学家还向牛群介绍说,“在尉迟寺遗址的大汶口文化中,出现了一种高规格的儿童瓮棺葬,这种大口尊在其它地区的同类遗址中不曾见过,在大口尊的口沿之下,往往刻有类似于日、月、山形的陶刻符号,带有明显的宗教意识或等级上的不同。因此,大口尊也成了非同小可的陶制品,给学术界增添了新的研究内容。” 牛群说:“咱们蒙城守着这样一座‘金矿’,应该把它保护好,开发好,利用好。怎么发掘了七个年头,又搁置了七个年头?” 王吉怀说:“蒙城穷,没有经费继续发掘了。现在就看你牛县长了。” 牛群顿时来了激情,“再大的困难也要克服,一定全面揭开这地下的秘密,还世人一个明白。不了解我们的古文明,谈什么建设现代文明!” 牛县长听了考古专家的意见后,很快回北京去了。他第一次返回北京,除了谈其它项目外,专门跑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代表蒙城县政府联系尉迟寺遗址的发掘事宜。第二阶段发掘只需要资金几十万元,竟然耽搁了好几年。地方财政的确紧张,但也不至于挤不出这点钱来。其实,只要官场应酬控制一下,酒桌上省下点招待费,公车管理严格一点,且不说尉迟寺遗址发掘,就连县特教学校的危房问题,也不会拖到只有牛群来了才能解决。牛群实际上一点权利都没有,又似乎权利大得很,只要他提议的重大问题,蒙城县委、县政府都很快获得通过,只是他又多了一项桂冠,兼任尉迟寺第二阶段发掘领导小组组长。他拉着孙书记一道,多方筹措,30万资金很快全部到位。 2001年4月4日上午10点,在文庙后殿尉迟寺沙盘模型前,牛县长同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签订了第二阶段发掘的协议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早已制订好发掘计划,安徽队队长王吉怀很激动,他又要穿越五千年的时空,走进祖先的住宅,去了解他们刀耕火种的的生活状况,揭迷中国原始第一村的兴与衰。他表示第二阶段将根据需要解决的学术问题,采取大规模发掘与小规模发掘相结合,力争获得聚落遗存的完整资料,以推动聚落考古学的深入研究。牛县长又为蒙城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但他并不满足于发掘工作已经有了良好的开端,他在思索着怎样迅速提高“第一村”的知名度,为全面开发这一旅游资源做准备。尉迟寺遗址第二阶段发掘自四月中旬正式开始以后,他曾多次亲临现场,了解情况,协调关系,解决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工地上早树起了“中国原始第一村”的牌子,那几个大字是他亲自题写的。在遗址发掘的现场,会因为他的到来而顿时活跃起来。不独民工们喜爱自己的县长,争着和他打招呼,甚至握握手,他天生的幽默常常也把古板的考古专家逗乐…… 第二阶段的发掘工作进展非常顺利。第一阶段七年共九次发掘中,尉迟寺遗址曾出土了大型红烧土排房48间,而第二阶段发掘前一个月就出土了完整的排房15间,创下了一次发掘出土房屋最多的记录。此次发掘出土的排房与以前发现的排房成功的实现了对接,形成了一个宏大的整体格局,仅此可以证明,尉迟寺遗址的红烧土排房是我国迄今为止已经发现的最完整、最丰富、规模最大的史前建筑遗存。 2001年5月20日下午,牛群亲自接待了来自北京、合肥的部分考古专家,在这次座谈会上,权威人士再次强调尉迟寺遗址属于世界极文化遗产。后来,牛群又带领县文化部门领导数次进京,登门拜访被称为中国史前建筑研究的泰斗杨鸿勋教授,并委托杨教授对尉迟寺博物苑进行规划设计。后来,杨鸿勋老教授设计的方案和图纸出来后,牛县长又在2001年9月28日主持召开了论证会,并就方案的实施做出了具体的安排。尉迟寺遗址博物馆占地十五亩,建设六个展室及文物房配套设施,并恢复部分遗址原貌。再后来,也就是2001年10月7日上午,牛群又和杨鸿勋教授、王吉怀研究员一同走进了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直播中国》,向全国电视观众介绍了尉迟寺遗址的现场发掘情况。“中国原始第一村”在21世纪共和国第一个生日期间,一举成名…… 有专家说,尉迟寺遗址因为有一排排大型红烧土排房,有护城河,有人们活动的广场,与其说是“原始村”,倒不如说是“原始城”。因为,我们从中已经看到了文明的曙光。人类发展史上的野蛮时代已经彻底告退,社会也将跨入崭新的“龙山文化”。我们在尉迟寺遗址看到了人类文明的希望,蒙城人则在牛县长的努力下看到了“尉迟寺遗址”的希望!  历史老人脚步已经走得太远太远,让我们的思绪从五千年的遗址中再回到现实中来。牛群给蒙城带来什么“新观念”呢?还是听县长自己讲吧,我们在共同感受一下他的激情与幽默。

[牛县长日记摘抄 之三]

为蒙城两年以后着想

2001年2月14日 星期三 晴 于蒙城(上任第48天)

我的上任无疑使蒙城名扬天下。这很大程度得益于媒体的爆炒和朋友们的争论。那两年以后呢?会不会因为我走了,而使蒙城的名气受损?仅努力做到既突出地方特色,又与世界接轨的整体规划与既符合中国国情,又与世界接轨的机制就够了吗?如何使蒙城的知名度持续下去、继续升温、深入人心,甚至不被下一代忘记?有一天,我拍照片,拿起胶卷儿,突然眼睛一亮:打品牌!柯达的黄色,富士的绿色,可口可乐的红色及他们的品牌标志,我想全世界几乎无人不晓。据说哪个品牌都值上百个亿的美金。听说,假设可口可乐在全球所有的分**毁于火灾,一夜之间他们又可凭这一世界名牌的无形资款,瞬间所有的分**又会东山再起。可那都是企业形象识别(Corporate Idntity System)简称CIS。涵括企业的经营理念、行为活动、视觉传达……等实体性与非实体的整体传播系统。其中又以标志、标准字、标准色等基本要素为主的视觉识别,已成为企业经营策略的有力工具,更是提高产品知名度、竞争市场的先锋。一个县能不能搞自己的形象识别?国内有没有先例?思来想去,没有先例,蒙城可以先吃第一个螃蟹。企业形象识别的成功经验完全可以拿来就用。因为蒙城需要。蒙城人自己需要理解自己品牌的理念,蒙城人更需要让全世界记住蒙城的品牌。   主意一定,我首先想到我的好朋友小蓉。小蓉是著名的包装设计家,多次在国内外获大奖。虽是好友,艺术上极为苛刻。找不到感觉决不设计。我把电话打到了她海南的家,发出了紧急邀请。小蓉说必须深入生活,才可能有感觉设计到位,于是她四次往返海口——蒙城。看县志,听介绍,读庄子,进牛棚。光她拍各种黄牛前前后后就用了不下50个胶卷。我亲眼看到她对着蒙城的黄牛不止一次地流泪,她是用真情和灵感去感悟这神奇的蒙城。 我亲耳听到她对庄子的理解既无高深也非浅薄,只觉是真,这恰是庄子的真谛。今天,当她把蒙城的形象识别系统展现给大家,展现给县里的领导们,满座皆惊,击案叫绝。  这次她是带着全套印前系统(印刷前的硬件系统。如苹果机,扫瞄仪,激光打印机等等)来的,还带来了两位助手。她说她要在蒙城多呆一段时间,要让蒙城变个样儿。变成蒙城人自己非常骄傲的样儿,变成谁来蒙城谁就很难忘记的样儿。所有的名片,所有的公文用品,所有的公共设施,所有的……都要符合蒙城统一的形象识别系统要求。这对凝聚蒙城人的心气儿,对树立蒙城的形象,对提高蒙城的品味,对扩大蒙城的影响,对吸引外商对蒙城的投资都会有着重要的意义。 我和孙书记参观了她的工作室,看着蒙城进的第一台苹果机,看着她的助手当场演练,看着电脑里变换着各种设计,大伙儿的心都醉了。我们请小蓉讲一讲蒙城徽标的理念,确实感到她对蒙城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蒙城有五千余年的文明史,庄子的故里,也是全国养牛第一大县。 1、徽标主要展现黄牛头和“庄”字。 2、庄子故里之牛,自有其逍遥处。牛眼微闭,大智若愚,不骄不燥,憨实稳健,典型的东方神韵之牛。牛头之旋有凝聚天下智慧之意。思想团结即上下同心。两耳平张、广纳进言。双角向上取合抱之势,显其纳天地于我胸怀的气度。口不张为默默实干。    3、红色的草书“庄”,即有庄子故里之义,又显示蒙城的待人文雅和洒脱,不拘一格。 4、背景黑色与牛头亮色成一阴一阳之比,合乎大道,背景的造型为牛身,也可为草垛,草垛为牛的食粮,暗指蒙城的发展有着充足的后备,是一种可持续发展。今天先公布小蓉的部分设计,也算向全国、全世界的朋友们征求一下意见,恳请各方赐教。

是的,蒙城是全国第一个导入“CIS”的县,因为牛群,他们大胆地走在了全国的前列。牛群在“经营蒙城”,他要打造蒙城品牌,他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蒙城。蒙城虽然只是一个县,但它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因为这里有尉迟寺遗址,因为这里有庄子,因为 这里有太多太多的牛,因为这里有一个叫牛群的县长! 2002年3月10日上午九点,在蒙城县委小礼堂,隆重举行了县政府CIS政府形象系统设计的展示会。县委、政府、人大、政协四大班子的所有领导都来了,各部、委、办、局的主要负责同志都来了,各乡、镇党政一把手都来了,还有部分学校的师生代表也来了。牛群在展览的前言中写道:“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和直接参与下,经过设计家小蓉女士的前期调研、素材收集、集思广益,创意构思,设计表现,经过源泉广告**鼎力相助,周密策划,再创新意,高速高效,承制完善,实施布展,现将蒙城形象基础要素系统展现给大家,这对真正能代表蒙城内涵的标志推出,这对凝聚蒙城人心,理解蒙城理念,树立蒙城形象,扩大蒙城影响非常重要。这是中国第一家政府导入CI的范例,具有创造性意义。” “我们的目标是把蒙城塑造成—— 真的形象 真的体质善的理念 善的行动美的内在 美的外在创造蒙城形象 提升蒙城价值”

展示会上,14块国际标准展版生动地展现了“蒙城形象设计”,引起与会者和来宾的强烈反响。现在蒙城的CI形象在蒙城已经深入人心,并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牛群是一流的艺术家,他喜欢第一,追求第一。用他的话说,“只要是第一就好玩儿!” 因为他,中国邮票总**面向全国发行了“蒙城人民支持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明信片暨牛群特教学校成立纪念封”。为一个县发行申奥明信片,有关方面负责人说这在全国也是第一次。明信片和纪念封也都是小容设计的。明信片上:牛群手执“全国第一养牛大县蒙城县祝申奥成功”的红布标语,站在在草场和群牛中,那份神气劲是和牛一样牛!而牛群特校首日封上,就印有牛群写的那首校歌《世界真美丽》。牛群是集邮专家,他的集邮成果还参加过世界展览,早在十多年前,国内就发行过他的邮品了,现在又为他当县长的蒙城和他的特教学校发行邮品,牛群当然很激动。他说:“蒙城支持申奥明信片和特校纪念封的发行表达了中国集邮总**对于我们蒙城人民的关心,对我牛群本人的厚爱。这也表明了作为第一养牛大县对北京申奥的支持,对北京申奥的关注,这是我们牛乡人民的真情、激情和一份浓浓的感情。” 据《中国牛网》胡卫国报道,2001年6月22日,中国邮票总**在蒙城举行了这两件邮品的首发式。中国集邮总**副总经理高山在首发式上,介绍了这套明信片和纪念封的创意,以及中国集邮总**要表达的那份情感,他们想通过邮品形式呼唤全社会都来关注全国6000万残疾儿童。已经当了亳州市副市长的孙克杰和县几大班子的成员出席了首发式。新任县委书记陈坤廷代表全县人民向北京奥申委寄送了明信片。牛群就是牛群,他有能量把蒙城人民支持北京申奥的那份深情向全国乃至全世界表达出来。他后来还亲自跑到莫斯科为北京申奥助威。当北京申奥成功后,从不喝酒的他竟然醉酒红场,甚至在莫斯科也到处宣传,“疯牛病、口蹄疫是世界的灾难,可俺蒙城牛,中国牛却是全球的福音。”他为牛乡又创造了一个全国第一!关注尉迟寺遗址的发掘、开发和利用,是他对历史文明的贡献;率先在县级政府引用“CIS”形象工程,向全国发行“蒙城人民支持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明信片暨牛群特教学校成立纪念封”,是他对现代文明的贡献。相声表演艺术家在蒙城这个社会大舞台的激情创造,有着怎样的意义和价值,蒙城人民早已有着自己的评价。


作者:高正文 来源:高正文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