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内容

老实人才说老实话

时间:2012-8-24 21:03:31 点击:

  核心提示:序张广友散文集《实话实说》...

张广友此前已经出版了《行与思》《督与思》《学与思》《低碳随想》等四本散文集,都是我的主编,分别纳入《新桐城派文汇》丛书的美伦卷、湖光卷,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四年前,他出第一本书的时候,就想让我写序。当时他在萧县任副县长,来宿州要请我吃饭。哪能让客人请客?这不是我的风格,当然是我请他。人是一面像,他黝黑的脸庞写满诚实,谦恭的笑容没有一点做作。他也当过兵,我们谈的大多是部队生活,他不但没有一点官架子,还一口一个“老连长”的喊着,那份亲热劲,让我感动。写序的事,他竟然没好意思开口。后几本书,他委托诗人张璘请我作序,确实因为太忙,我都委婉推辞了。《实话实说》是广友的第五本书,这次是我主动要求作序,对于老实人,我更应该有个老实的态度。

广友是山东汉子。他的家在钟灵毓秀的微山湖畔。那儿不仅是中国的荷都,也是铁道游击队的故乡。少年时代的广友经常坐在渔船上,和大人一起捕鱼、摸虾、采菱、挖藕;兴之所至,也会弹起心爱的“土琵琶”,“唱着那动听的歌谣”。他身子里的艺术细胞,似乎不是爹娘的遗传,而是微山湖水的滋润,更受铁道游击队战士们的熏陶。一曲《微山湖上静悄悄》在他心中掀起的波澜就未曾平息过。

广友16岁便踏进了军营,他带着山东好汉的个性,也带着铁道游击队的血性。他在某英雄部队的炮团2营当战士,除了刻苦训练军事技术以外,他努力学文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迷上写通讯报道,而且他写的文章总是能发表。起初是上《人民前线》,因为部队驻防安徽,他的文章也常被《安徽日报》采用。真实是新闻的生命,老实人说老实话,也许就是他成功的诀窍。连队指导员喜欢这个“小秀才”,当了不到两年兵,就让他当了连队的文书。他学习和写作更加自觉也加更刻苦。他不仅通读了《毛泽东选集》、还学习了马克斯、恩格斯的一些著作。他在学习马克斯的《哥达纲领批判》时写了一篇学习心得,题目是《在理论问题上不能含糊不清》。文章指出:《哥达纲领批判》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的重要文献,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马克思根据当时欧洲资本主义发展的具体历史背景,全面系统地批判了拉萨尔主义,理清了科学社会主义思想与非社会主义思想的本质区别,在此基础上对未来社会的国家制度、发展阶段、以及分配制度作了原则构想。广友结合当时国内的“政治背景”,写出了一个战士的朴素认识。这篇文章被《人民日报》采用了,署名是“南京部队某部战士”。文章在南京部队引起强烈反响,许多军、师领导都在寻找这个“某部战士”。广友捧着报纸找到连队指导员,说这篇文章是他写的。指导员起初不大相信,广友拿出报社寄来的采访本,那封面印有毛主席题写的《人民日报》四个字。指导员激动了,他带着报纸和《人民日报》采访本向营、团首长作了汇报。广友放了一颗“理论卫星”,自己也成为师、团的战士“明星”。团政委亲自到连队看望他,提拔他为营部书记。在营部书记的岗位上,广友不仅继续写作,还把二营几个连队的文书都培养成为宣传骨干,以至二营的报纸发稿量在全军都是出了名的。人才在基层是留不住的,广友很快调到团政治处任宣教股长,继而又调到师政治部、再调到军政治部当干事。每到一个新的岗位,他都有新的建树。机关越坐越大,文章越写越好。除了新闻报道、理论文章外,他写了不少优美的散文,家乡那美丽而又神秘、自然而又洒脱的湖光山色,成了他笔下的“咏叹调”:湖面、渔船、芦苇荡、荷花池,那醉人的落日夕阳,不散的袅袅炊烟,丰富了一个军人的神思,壮美了一个文人的情怀。十多年的部队生活,广友从一个普通的战士,成长为一个优秀的新闻工作者,也成为一个年轻的军旅作家。

广友从部队转业以后,没能回他的故乡,十万亩红荷成为他美丽的梦境。爱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于是,广友成了萧县人。当村支部书记,他发扬部队的优良作风,非但不会多吃多占,而且“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扒沟、挖河,他和村民干在一起,河堤上到处红旗招展,而“张书记”就是一面流动的红旗!这样的干部群众拥戴,他很快升任乡党委书记、区委书记。他到哪里,哪里面貌就改观,而且工作报告、年终总结,以至新闻报道,都是他亲自动笔。1997年他高票当选萧县副县长以后,虽然走上了领导岗位,他的心始终属于农村和农民。这是一个共产党人的高尚情操,也是一个散文作家的人文情怀!

广友是龙城的女婿,仍是微山湖的儿子。尽管萧县的党风腐败、政风不畅,可他被红荷净化过的心灵依旧高洁,他就是家乡飘来的一只“荷”!正因为一曲《微山湖上静悄悄》在他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不管职务怎么变化,他爱好新闻的热情未减,他钟情文学的痴心不改。每年他依然发表大量文章,有随笔、有札记、也有通讯。五本书,是他行动的记录,也是他思维的结晶。

广友的《实话实说》多是工作札记,老实人不仅说老实话,还有内心的真情流露,这样的文章能不感人吗?即便是讲大道理,讲的那样实在,那样自然,泥土一样质朴,清风一般温温淳。没有套话,不打官腔,自话自说,“自”是文学的个性,笔下流淌的是自己血管里的血!是为序。

 

                              2012820于宿州

作者:高正文 来源:高正文个人网站
  • 上一篇:情怀似水化奇葩
  • 下一篇:母土上的行吟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