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内容

煜照心灵的烛光

时间:2012-8-24 21:17:31 点击:

  核心提示:(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常务副主席。2007年被授予安徽省“六个一批”拔尖人才(文艺类)称号。出版文学专著20多部) ...

读完东方煜晓《泥土的村庄》,我脑子里立即浮现出“浴火重生”的典故。

十年前,东方煜晓 (徐沛喜) 家中不幸遭受火灾,“所有物品几近全部化为灰烬”,“有一点欣慰的是”,他“从灰烬中,扒出几十张残缺不全的习作剪报”。这些文章记录了作者的“一段作文与人生经历,因此敝帚自珍”。仅此一点,我对这本浴火重生的书稿便更加珍爱。灾难之火瞬间熄灭,而至今光芒煜耀的正是书稿流露出的智慧和文采的烛光。哦,东方煜晓!

一本厚重的散文集命名为《泥土的村庄》,可见作家对泥土的真情。种子在泥土中孕育,植物在泥土中扎根,人类正是踩着泥土繁衍生息的。可沛喜的童年是贫穷的,“那些年,我对泥土没有什么好感。泥泞的小路,绳子一样缠紧我无力的脚步,使道路更加难行。浑浊的泥浆,也总是嘻皮笑脸地跳到我的身上,弄脏我本就破烂的衣裤。特别不能容忍的是,泥土好象是落后农村的象征,一身泥土的人无论走到哪里,总被人瞧不起。就连农民,也被人歧视地称为‘土包子’、‘土老冒’、‘泥腿子’等。我有一个远房的亲戚住在县城,每次我带着自家生产的粮食、蔬菜和一身的灰土去造访,总会招来一串异样的眼光,他们又是让我拍灰又是让我换拖鞋,使我觉得低人一等,时间一长,再也不愿走这样的亲戚。”当我读完这段有几分凄楚的文字,我便懂得作家内心的泥土情结了。亲戚可以不再走,泥土不能不眷恋!“我的村庄就是由泥土构成的。老乡们住的是土坯房,走的是泥土路,吃的田地里生产的五谷杂粮,穿的是土地上生长的棉花……不能想象,如果没有泥土,我们何以存活下来。”“故乡的泥土,年复一年地守候着村庄,注目着乡村,喂养着村庄,温暖着乡村,它才是村庄真正的主人。人的生命是短暂的,泥土却永恒。泥土的胸怀是那样博大,世上万物,皆由泥土而生;它又是那样包容,一切生命的回归之所,仍是这方温存的厚土。”“无论走到天涯海角,这个村庄永远是我精神的家园。其实,我是故乡的一块漂泊的泥土。”多么质朴而又富有张力的文字,多么含蓄而又极度真挚的情感,多么直白却巧含哲理的睿智!文章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那泥土是庄稼人的命之所系、魂之所系、梦之所系、根之所系,是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终生依恋,是一个家族、一个姓氏的血脉相连啊!如今在城市化的进程中,泥土情结显得尤为珍贵,我们何以把根留住?我们何以把根留住?!作家凝重的文字告诉我们,答案除了泥土,还能有其它吗?

《泥土的村庄》文字是凝重的、感情是凝重的,以至文字和感情营造的氛围也是凝重的。其实,这诸多凝重皆源于作家的气质凝重。有了凝重的气质,“童年的雪”在东方煜晓心中就未曾融化。“家乡的雪,既比不上北方的苍茫,也比不上南方的优雅。它却做到了兼收并蓄,因此我得以欣赏到更多、更为丰富的雪的景象。这真是我们淮河人的天大的福气啊!”然而,“随着气候的变暖,地球的体温在逐年上升。有时候,还没等到冬雪形成,春天已走进了门槛。”于是,“我总是不自觉地担忧这样反常的气候,不知道下一场雪会在什么时候下下来,又能够下到多大。”人类是大自然之子,作家对于自然气候的“反常现象”是忧虑的,人类不珍惜自然环境,大自然当然要报复人类。但他笔下从容淡定的文字却如同“童年的雪”,把他内心的忧患覆盖着、覆盖着。纤巧的构思、细腻的情感、优雅的文字、不露痕迹的表露,形成了东方煜晓散文的基本特色。

我一直认为散文之所以称为美文,是因为诗歌元素。东方煜晓原本是诗人,他善于在散文中用诗一般精美的语言,营造诗一般美妙的意境。“一阵紧锣密鼓,敲响乡亲们久已沉默的情绪,也敲响了小村欢腾的气氛。家乡的父老们,早早地走出家门,围坐在戏台的面前。那种场面,确使我想象不出比这更热闹的景象来。舞台上的故事,是乡亲们背过无数遍的情节,可每一次看戏,都会有一种新鲜的感受,啜啜泣泣的曲子,常常会淋湿整个戏场。我的父老乡亲,一代又一代,在台下,看白了头上的乌发,却未发觉小村本身也是一台辛酸的戏。”他笔下的“乡村戏台”已经成为“人生舞台”,其文化意蕴的发掘正是在诗意的跳荡中悄然升华的。

但是,散文中的诗歌意蕴并非粉饰太平,东方煜晓是富有正义感的男子汉,对于社会上令人难于容忍的“错乱现象”,他同样是用诗一般的语言予以揭露,那语言却成了投枪、匕首,请读他的《往往》:“有其因往往无其果,无其因往往有其果。好人往往不得好报,坏人往往平安无事;能者往往不得重用,庸人往往平步青云;执法人员往往无视法律,反贪干部往往是条蛀虫;饮茅台者往往不需打酒,洗桑拿者往往从不掏钱……儿孙满堂往往无人供养,婆媳妯娌往往仇人一样;大学讲师往往带不好课;主治医师往往疗不好伤;学术巨著往往难以付梓;出文集者往往尚未入门;五音不全往往被包装成走红歌星,辞不达意往往被选拔为节目主持……往往而又往往,皆为奇怪现象;往往虽是少数,影响往往很广;坚决纠正往往,此乃人心所向;倘若任其往往,往往国祸民殃!”美的语言,也是力的展示。这是正义的力量,也是诗歌的力量;这是精神的力量,更是美文的力量。美文之所以美,正确的价值取向才是煜照心灵的烛光!

东方煜晓,现在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区教育局任职。我俩同为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副主席,为事为文,品格相近,因此成为很好的朋友。“文如其人”用在沛喜身上是恰如其分的,他曾当过人事局长,现又当教育局长,“职位”可说炙手可热,做人却宁静淡泊。淡然对于他,是一种优美、一种心态、一种涵养、一种境界。他那优雅恬淡的文字,能够折射出他的人品和政德的。“人生追求,永无止境。追求,反映出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值得肯定。追求,不仅是一种精神,在某种意义上还是一个时间概念。理想要想变为现实,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经过持之以恒的努力。小溪只有不断奔流,才能汇入大海;种子只有穿透长夜,才能见到阳光;凤凰必须经过涅磐之后,才能得以永生。”我知道,沛喜是个积极进取的人,进取,就是追求!透过这些“涅磐”了的文字,我们已经明显看到一个作家走向成熟的足迹。教育界可能不缺一个局长,散文界不可或缺东方煜晓。是为序。

201287日晨于宿州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常务副主席。2007年被授予安徽省“六个一批”拔尖人才(文艺类)称号。出版文学专著20多部)

作者:高正文 来源:高正文个人网站
  • 上一篇:母土上的行吟
  • 下一篇:诗与真的和声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作家-高正文个人主页(www.ahgz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lihai
  • Powered by:本站声明:非经允许,请勿转载!
    备案号:皖ICP备05007057号
  • Powered by laoy! V4.0.5